縴夫---阿壟

嘉陵江
風,頑固地逆吹著
江水,狂蕩地逆流著,
而那大木船
衰弱而又懶惰
沉湎而又笨重,
而那縴夫們
正面著逆吹的風
正面著逆流的江水
在三百尺遠的一條纖繩之前
又大大地——跨出了一寸的腳步!……


風,是一個絕望於街頭的老人
伸出枯僵成生鐵的老手隨便拉住行人(不讓
再走了)
要你聽完那永不會完的破落的獨白,
江水,是一支生吃活人的卐字旗麾下的鋼甲
軍隊
集中攻襲一個據點
要給它盡興的毀滅
而不讓它有一步的移動!
但是縴夫們既逆著那
逆吹的風
更逆著那逆流的江水。

大木船
活夠了兩百歲了的樣子,活夠了的樣子
污黑而又猥瑣的,
灰黑的木頭處處蛀蝕著
木板坼裂成黑而又黑的巨縫(裡面像有陰謀
  和臭蟲在做窠的)
用石灰、竹絲、桐油搗制的膏深深地填嵌起來
 (填嵌不好的),
在風和江水裡
像那生根在江岸的大黃桷樹,動也——真懶
  得動呢
自己不動影子也不動(映著這影子的水波也
  幾乎不流動起來)
這個走天下的老江湖
快要在這寬闊的江面上躺下來睡覺了(毫不
  在乎呢),
中國的船啊!
古老而又破漏的船啊!
而船倉裡有
五百擔米和谷
五百擔糧食和種子
五百擔,人底生活的資料
和大地底第二次的春底胚胎,酵母,
縴夫們底這長長的纖繩
和那更長更長的
道路,不過為的這個!

一繩之微
緊張地拽引著
作為人和那五百擔糧食和種子之間的力的有
機聯繫,
緊張地——拽引著
前進啊;
一繩之微
用正確而堅強的腳步
給大木船以應有的方向(像走回家的路一樣
有一個確信而又滿意的方向):
向那炊煙直立的人類聚居的、繁殖之處
是有那麼一個方向的
向那和天相接的迷茫一線的遠方
是有那麼一個方向的
向那
一輪赤赤地熾火飛爆的清晨的太陽!——
是有那麼一個方向的。
 僂傴著腰
匍匐著屁股
堅持而又強進!
四十五度傾斜
的銅赤的身體和鵝卵石灘所成的角度
動力和阻力之間的角度,
互相平行地向前的
天空和地面,和天空和地面之間的人底昂奮
的脊椎骨
昂奮的方向向
歷史走的深遠的方向,
動力一定要勝利
而阻力一定要消滅!
這動力是
創造的勞動力
和那一團風暴的大意志力。
 腳步是艱辛的啊
有角的石子往往猛銳地楔入厚繭皮的腳底
多紋的沙灘是松陷的,走不到末梢的
鵝卵石底堆積總是不穩固地滑動著(滑頭滑
腦地滑動著),
大大的岸岩權威地當路聳立(上面的小樹和
草是它底一臉威嚴的大鬍子)
——禁止通行!
走完一條路又是一條路
越過一個村落又是一個村落,
而到了水急灘險之處
嘩噪的水浪強迫地奪住大木船
人半腰浸入洪怒的水沫飛漩的江水
去小山一樣扛抬著
去鯨魚一樣拖拉著
用了
那最大的力和那最後的力
動也不動——幾個縴夫徒然振奮地大張著兩
臂(像斜插在地上的十字架了)
他們決不絕望而用背退著向前硬走,
而風又是這樣逆向的
而江水又是這樣逆向的啊!
而縴夫們,他們自己
骨頭到處格格發響像會片片迸碎的他們自己
小腿脹重像木柱無法挪動
自己底辛勞和體重
和自己底偶然的一放手的鬆懈
那無聊的從憤怒來的絕望和可恥的從畏懼來
的冷淡
居然——也成為最嚴重的一個問題
但是他們——那人和群
那人底意志力
那堅凝而渾然一體的群
那群底堅凝成鋼鐵的集中力
——於是大木船又行動於綠波如笑的江面
  了。

一條纖繩
整齊了腳步(像一隊向召集令集合去的老
兵),
腳步是嚴肅的(嚴肅得有沙灘上的晨霜底那
種調子)
腳步是堅定的(堅定得幾乎失去人性了的樣
子)
腳步是沉默的(一個一個都沉默得像鐵鑄的
男子)
一條纖繩維繫了一切
大木船和縴夫們
糧食和種子和縴夫們
力和方向和縴夫們
縴夫們自己——一個人,和一個集團,
一條纖繩組織了
腳步
組織了力
組織了群
組織了方向和道路,——
就是這一條細細的、長長的似乎很單薄的苧
  麻的纖繩。
 前進——
強進!
這前進的路
同志們!
並不是一里一里的
也不是一步一步的
而只是——一寸一寸那麼的,
一寸一寸的一百里
一寸一寸的一千里啊!
一隻烏龜底競走的一寸
一隻蝸牛底最高速度的一寸啊!
而且一寸有一寸的障礙的
或者一塊以不成形狀為形狀的岩石
或者一塊小諷刺一樣的自己已經破碎的石子
或者一枚從三百年的古墓中偶然給兔子掘出
 的鏽爛釘子,……
但是一寸的強進終於是一寸的前進啊
一寸的前進是一寸的勝利啊,
以一寸的力
人底力和群底力
直迫近了一寸
那一輪赤赤地熾火飛爆的清晨的太陽!

1941年11月5日,方林公寓。

(選自詩集《無絃琴》)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hungtw 的頭像
drhungtw

讀書人's 總站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