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的來臨:先知(第一篇)---紀伯倫

被選和被愛的艾勒——穆斯塔法,當代的曙光,已在奧法利斯城等候了十二年,期待著他的船前來迎他返回自己出生的島嶼。

時值第十二載,"頤露"月的第七日,他登上沒有城牆阻隔的山崗,眺望大海;他看到他的航船正從霧靄中駛來。

他的心胸豁然開朗,他的喜悅越過海面,流溢遠方。他輕閉雙眸,在靈魂的靜默中祈禱。

 



當他步下山崗時,卻有一陣悲哀襲來。他心中默想:

我怎能毫無愁緒、平靜地告別?不,我無法離開這座城市而不負任何精神創傷。

在這城垣中,我度過了多少漫長的痛苦日子,又經歷了多少漫長的孤寂夜晚;誰能夠毫無眷戀地離開他的痛苦和孤寂?

我曾將那麼多心靈碎片撒落於這大街小巷,我曾有那麼多希望之子赤裸地穿行於這丘陵山崗,我不能沒有負荷、沒有痛苦地棄之而去。

今天,我不是脫去一件罩衣,而是用自己的手撕裂一層肌膚。

我留在身後的不是一種思緒。而是一顆因饑渴而甜蜜的心。

但我卻無法再滯留。

那召喚一切的大海在召喚我,我必須登舟了。

因為儘管時光在夜晚燃燒,但留下卻意味著凍結,被禁煙於鑄模。

多麼希望將這裡的一切帶到身邊,但我怎麼能夠?

聲音無法帶走賦予它翅翼的唇舌,它只能獨自尋找天空。

蒼鷹不攜巢禾,才能獨自飛越太陽。

他行至山腳,再次面向大海,看到他的航船已駛近港灣,船頭是來自故鄉的水手。

於是他的靈魂向他們發出呼喚,說道:

我古老母親的子孫,你們這弄潮的健兒,

多少次你們沉浮於我的夢境。如今你們駛入我的清醒,也就是我更深的夢境。

我已整裝待發,我的希望與揚起的帆一起等待著風起。

只想再呼吸一口這寧靜的氣息,再回首投下深情的一瞥。

然後我就會加入到你們的中間,宛如水手在水手中間。

而你,浩渺的大海,不眠的母親,

江河溪流推一的安寧與自由,

等這溪流再繞過一道彎,林中空地再傳來一陣溫偏低語,

我就會投入你的慈懷,猶如無窮之水滴融入無窮之大海。

行走間,他遠遠地看到男人們和婦女們離開了農田與果園,紛紛湧向城門。

他聽到他們呼喚著自己的名字,在田野奔走相告航船到達的消息。

他問自己:

莫非分別的一刻也是相聚的時分?

難道我的夜晚實際是我的黎明?

我能為那些放下耕田犁體、停下釀酒轉輪的人們奉獻什麼?

是以心靈為樹,採摘纍纍果實與他們分享?

還是將渴望化作湧泉,傾滿他們的杯盞?

是作一架強者之手可以彈撥的豎琴,還是一管他們呼吸可以穿過我身軀的長笛?

我是個尋求寂寞的人,我在寂寞中究竟覓得了什麼寶藏,使我得以自信地施與?

如果今天是收穫的日子,那麼我是在哪個被遺忘的季節和哪片土地上播撒的種子?

如果此刻的確是我舉起明燈的時候,那燈中燃燒的並不是我點燃的焰火。

我舉起的燈空虛而晦暗,

夜的守護者將為它添上油,點起火。

他用語言傾訴了這些,但還有許多未說出的話藏在心間。因為他自己也無法表達自己更深的秘密。

他回到城中,人們紛紛迎上來。他們異口同聲地呼喚著他。

城中的老者趨前說道:

請不要就這樣離開我們。

你一直是我們黃昏中的正午,你的青春引導我們的夢幻進入夢幻。

你並不是我們中間的陌生者,也不是過客,你是我們的兒子,我們誠摯愛戴的人。

不要讓我們的眼睛因渴望見到你的面容而酸楚。

男女祭司對他說道:

請不要現在就讓海浪將我們分開,讓你在我們中間度過的歲月成為回憶。

你似精魂在我們之中行走,你的身影是映在我們臉上的光輝。

我們一直如此熱愛著你。但我們的愛曾悄然無語,被面紗遮掩。

如今她大聲呼喚你,坦然無飾地面對你。

愛直到分別的時刻,才知道自己的深度。

其他人也走上前挽留他。但他沒有作答。他低首不語,身邊的人看到眼淚墜落到他的胸前。

他與大家一起走向聖殿前的廣場。

一位名叫艾爾梅特拉的女子迎出聖殿。她是一位女預言家。

他用無比溫柔的目光看著她,因為正是她在他到達這座城市的第一天就追隨他,篤信他。

她向他致賀,說道:

上帝的先知,為了尋求終極,你很久以來一直計算著你的航船的行程,

如今船隻已到,你必須離去了。

你是如此深切地嚮往著你記憶的土地和你更大希冀之所;我們的愛不會羈絆你,我們的需要也不能滯留你。

不過,請你在離去之前對我們談談,為我們言說真理。

我們將把它傳給我們的子孫,他們再傳給他們的後代,使它永不湮滅。

你在孤獨中審視過我們的白晝,在清醒中傾聽過我們夢中的哭泣與歡笑。

因此現在請向我們披露我們自己,告訴我們你所知道的生與死之間的一切。

他回答道:

奧法利斯城的民眾啊,除了此刻激盪於你們靈魂中的事物外,我還能說些什麼呢!





  黎巴嫩文壇驕子紀伯倫的散文詩淡雅雋永,飽含哲理和對人生的思索,有如天籟自鳴,而愛與美正是他作品永恆的主旋律。

  在東方文學史上,紀伯倫的藝術風格獨樹一幟。他的作品既有理性思考的嚴肅與冷峻,又有詠歎調式的浪漫與抒情。他善於在平易中發掘雋永,在美妙的比喻中 啟示深刻的哲理。另一方面,紀伯倫風格還見諸於他極有個性的語言。以《舊約》式的簡練文筆和宗教式的虔誠情緒,通過瘋人、詩人、哲學家、先知、前驅、流浪 漢、人子耶穌之口,歌頌了生命、自然、大真、純潔、美和愛,表達了對和諧完美的嚮往、對醜惡黑暗的憎惡,通過詩情畫意顯示了對人生各個方面如性愛、婚姻、 子女、友誼、社會、時間、死亡等等的透視和徹悟,使讀者所得遠不止於一般的審美愉悅。其作品的語言風格征服了一代又一代的東西方讀者。美國人曾稱譽紀伯倫 「從東方吹來橫掃西方的風暴」,而他帶有強烈東方意識的作品被視為「東方贈給西方的最好禮物」。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