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李金髮


你明徹的笑來往在微風裡,
並燦爛在園裡的花枝上。
記取你所愛的裙裾般的草色,
現為忠實之春天的呼喚而憔悴了。


最欺人的,是一切過去。
她給我們心靈裡一個震動,
從無真實的幫助與勸慰;
如四月的秋風,僅括去肌膚上的幽怨。

雖大自然與你一齊諂笑,
但我不可窺之命運的流,
如春泉般點滴,
到黃沙之漠而終消失!

我與你的靈魂,雖能產生上帝,
但在晨光裡我總懊悔這情愛。
呵,你夜間之芳香與摸索。
銷滅我一切生命之火焰。

你跣足行來,在神秘之門限上,
我們何時才能認識
你的力,愛,美麗與技巧,
將長瀲灩在垂柳之堤下。


我以冒昧的指尖,
感到你肌膚的暖氣,
小鹿在林裡失路,
僅有死葉之聲息。

你低微的聲息,
叫喊在我荒涼的心裡,
我,一切之征服者,
折毀了盾與矛。

你「眼角留情」,
像屠夫的宰殺之預示;
唇兒麼?何消說!
我寧相信你的臂兒。

我相信神話的荒謬,
不信婦女多情。
(我本不慣比較)
但你確像小說裡的牧人。

我奏盡音樂之聲,
無以悅你耳;
染了一切顏色,
無以描你的美麗。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