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博納富瓦


縈繞在我心中的回憶啊,一陣風兒
把你吹向那封閉的小屋。
你是那塵凡聲浪的輕沙,
是萬物深處
破裂的彩綿。
時去時來的回憶啊,
你是帶著面具的佳偶,
正放舟於那滾滾的激流,
長風撕拍著征帆,
征帆上明滅著燈火,長駐於江水的蒼茫。
啊,回憶,我如何來消受你的贈禮,


如果不是重新開始這場雖夢猶醒的
古老之夢?夜是這樣的沉靜,
夜光如溪瀑奔流於水上,
繁星的小帆在微微顫慄,
海水吹過了一萬重世界,
物之舟楫,生命的航船
都已睡去,沉酣於大地的幽冥,

只有小屋悄然無聲地透著呼吸,
山谷不知名的小鳥如彈丸射向天穹:
這兩個勃發生機的卑微生命
對萬物發出了悲天憫人的嘲諷,
它們是如此渺小,然而卻是如此彪炳。
我站起來諦聽這夜的靜謐,
再一次走向窗前,
喜悅啊,你像怡然泛舟於
萬頃碧海的槳手,遙遙地
點燃人世間的山巒、江河、山谷的
萬點燈火。
喜悅啊,我不知道你在我
的心中猶如
節日裡迴蕩於廳堂桌前的
夢幻的淡笑和燭影:
那是童年上帝賜福的日子,
桌上擺滿水果,瑩石和鮮花,
屋裡洋溢著夏日般的熱烈和歡騰。

喜悅啊,你像橫衝而來的大河,
黑夜如水漲滿你的河床
壅塞了夢境,衝決了堤壩,
把千姿萬態的安寧散入泥淖。
我無心瞭解從這和平的大地
升起的疑惑,我轉過身來,
穿過那睡著
昔日之我的樓上房間,
穿過通往教堂那一屋燈火的
道道拱門,
當我俯身凝視的時候
那燈火像一位睡者被碰了肩膀,
驀地一跳,向我揚起
它那朝聖者一般的炭火的面孔。
別這樣,你最好還是睡吧,永恆的火啊,
讓那灰燼的斗篷覆蓋你的軀體吧,
快返回到你的香夢中去,既然你
把那高腳金盃的美酒一飲而盡,
此刻還不是給那在黑暗中
向我暗送秋波的明鏡帶來火光的時候,
我只好滯留於此。
我打開門,披一身明月的夜呵,
你給了那鴉雀無聲的杏林多少寧靜。

我向前踱著,踏著冰涼的草叢,
大地啊大地,你是這樣的確實,
難道我們真的曾生活在
節日黃昏的花園掛滿枝頭的時刻嗎?
我不知道,
只是看到那些花圈真切的掛在夜闌的枝頭,
假如你想要黎明重現,
只要你用自己的心靈去傾聽
那還在吟唱的聲音就可以了,
那聲音是如此的依稀
正踏著條條沙路悠然遠去。
我沿著小屋
向山壑走去,隱約看到
萬物如同群星閃爍,
與醞釀著天明的星宿相輝映,
那閃光彷彿向世外打開條條通路的小孔,
人世啊真的在那繁花似錦的歲月
杏樹裡有如此之多的精力,
天穹裡有如此之多的仙火,
黎明到來時,那玻璃窗裡,
那明鏡裡有如此之多的曦光,
在我們的生活裡有那麼多無知和憧憬,
真的對你有那麼都嚮往嗎?啊完美無缺的大地啊,
難道這一切的一切,並沒有結出自己
的果實,在瓜熟蒂落的季節,帶著
酸美的芳香飄落於自己的枝頭嗎?

我走著,
彷彿有一個人在跟著我走,
啊,影子,滿含微笑,默默地
像一位靦腆的少女赤著腳踏著草尖
伴著我這踽踽而行的人。
我停下來,注視著她,
俯下身去,用手去捧她的笑臉,
然而我摸到的卻是冰冷的大地。
別了,我默唸著,
存在的只是一種幻覺,
儘管它在如此漫長的歲月裡,
神秘莫測地使我們感到親切;
別了,難以琢磨的形象啊,
你貌似真實而卻只是一個錯覺的圈套,
一切確實中所含的都只是疑惑,
儘管人們的狂言熱語把它說成是一種真實。
別了,我們再看不到你來到我們眼前,
帶著天堂的贈禮和枯葉,
再來不到那彤紅的爐火映出
你那神聖女僕的面影。
別了,我們的命運絕然不同:
你要走你的路,
我要走我的裡,
我們相隔著一道蔥蘢的幽谷,
幽谷裡流洩著未知,
一聲鳥啼便拂起它粼粼的漣漪。
別了,你已受到另一雙唇的親吻,
河水拂岸悠悠而去,
只在岸畔留下泛光的濤聲。
我願黃昏之神
來俯瞰這蒼老的光閃吧。
大地啊,你一往情深的
所謂詩,在這個世紀裡,
從沒有給過你任何愛的表示!

詩啊,我用手愛撫你,用唇吻你,
摟住微笑著的你的脖子,
我的目光迷離於你的存在的煜煜磷光之中。
現在我終於回心轉意了,
讓我遠逝於這沉沉的黑夜裡把守。
說聲再見嗎?不,我不想講這樣的話。

我頻頻的夢啊,
擁擁擠擠地,
像第一次降霜的寒天裡的羊群
擁出廄欄匆匆踏上自己的老路,
我夜復一夜地在空寂的房間裡保持著清醒,
彷彿一種腳步在我前邊帶路。
我走出門去,
驚訝地發現一燈如豆
正燃照於蒼涼的廄前,
我向房後跑去,
因為那邊傳來昔日牧人的呼喚。
我看到那顆星燈還在羊群中啜飲,
曦光照得分明,那再不是羊群了,
然而,一聲嘹喨的牧笛
正吹徹透明的萬物的煙靄。




博納富瓦

 

(1923- ),主要詩集有《論杜弗的動與靜》、《動與不動的戰壕》、《荒漠統治的昨天》、《皮埃爾在寫》等。是文藝復興以來繼瓦雷裡之後第二位在法蘭西學院講授詩歌的詩人。
 

 


  83歲的法國詩人、散文家和翻譯家伊夫.博納富瓦(Yves Bonnefoy)獲得了2007年度的弗朗茨.卡夫卡獎。


  頒獎儀式將在今年10月底在卡夫卡的家鄉──捷克共和國首都布拉格的老市政廳舉行。


  博納富瓦還將獲得10萬美元的獎金,以及一尊由捷克藝術家雅羅斯拉夫.羅納所作卡夫卡塑像的縮微複製品。


  主辦該獎的弗朗茨.卡夫卡協會在一份聲明中說,屆時,博納富瓦「將在答謝辭中表達對卡夫卡作品的欽敬之情,以及他對詩歌之未來的信念。」


  博納富瓦於1923年7月生於圖爾,在巴黎普瓦捷大學學習數學和哲學,二戰結束後一度遊學歐洲和美國,鑽研藝術史,1967年參與創辦文學雜誌《L'谷phem豕re》,1981年獲得法蘭西學院的比較詩學教席。


  博納富瓦的詩歌在戰後的法國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北嶽文藝出版社曾於2002 年出版了郭宏安和樹才翻譯的《博納富瓦詩選》,稱他繼承了「波德萊爾、馬拉美、瓦雷裡以來的象徵主義傳統,又融入了現代主義藝術的創新活力,頗能代表20 世紀50年代以來的法國詩歌的主流。他的詩優美而繁複,時見玄秘,通過語言的創造從日常經驗上升到空靈無上的境界。他的詩歌創作風格在整個20世紀法國詩 壇上獨樹一幟,可以說在古今法國都是絕無僅有的」。


  博納富瓦早年受到艾呂雅、布勒東等超現實主義詩人和哲學家巴什拉爾(Gaston Bachelard,著有《夢想的詩學》,國內有三聯書店1997年的劉自強譯本)等人的影響,投身詩歌創作,1953年出版成名詩集《論杜弗的動與靜》 (Du Mouvement de l' Immobilit谷 de Douve)、後有1965年的《寫字石》(Pierre谷crite)和1975年的《在門檻的幻象中》(Dans le leurre du seuil)。此外,他還翻譯了許多莎士比亞、葉芝、鄧恩和濟慈的作品,並寫有數本藝術史和藝術理論著作。


  卡夫卡獎創辦於2001年,往屆得主包括美國的菲利普.羅斯(2001)、捷克的伊凡.克利瑪(2002),匈牙利的彼得.納達斯(Peter Nadas,2003),奧地利的耶利內克(2004),英國的哈囉德.品特(2005)和日本的村上春樹(2006)。


  最近幾年,由於連續兩年與諾貝爾文學獎的選擇不謀而合(耶利內克和品特),卡夫卡獎一時廣受世界關注。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