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榔樹:我的同類---紀弦

高高的檳榔樹。
如此單純而又神秘的檳榔樹。
和我同類的檳榔樹。
搖曳¨的檳榔樹。
沉思¨的檳榔樹。
使這海島的黃昏富于情調了的檳榔樹。


檳榔樹啊,你姿態美好地站立¨,
在生長你的土地上,終年不動。
而我卻奔波復奔波,流浪復流浪,
拖¨個修長的影子,沉重的影子,
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永無休止。

如今,且讓我靠¨你的軀干,
坐在你的葉蔭下,吟哦詩章。
讓我放下我的行囊,
歇一會兒再走。
而在這多秋意的島上,
我懷鄉的調子,
終不免帶有一些兒淒涼。

颯颯,蕭蕭。
蕭蕭,颯颯。
我掩卷傾聽你的獨語,
兒淚是徐徐地落下。
你的獨語,有如我的單純。
你的獨語,有如我的神秘。
你在搖曳,你在沉思。
高高的檳榔樹,
啊啊,我的同類,
你也是一個寂寞的,寂寞的生物。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