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弗海濱---阿諾德(Matthew Arnold)

今夜海上是風平浪靜,
潮水正滿,月色皎皎
臨照著海峽;——法國海岸上,光明
一現而不見了;英國的懸崖,
閃亮而開闊,挺立在寧謐的海灣裡。
到窗口來吧,夜裡的空氣多好!
只是,從海水同月光所漂白的陸地
兩相銜接的地方,浪花鋪成長長的一排,
聽啊!你聽得見聒耳的咆哮,
是水浪把石子捲回去,回頭
又拋出,拋到高高的岸上來,
來了,停了,然後又來一陣,
徐緩的旋律抖抖擻擻,
帶來了永恆的哀音。


索福克勒斯在很久以前
在愛琴海上聽見它給他的心裡
帶來了人類的悲慘
濁浪滾滾的起伏景象;我們也聽得出
一種思潮活動在這一片聲音裡,
在這裡遙遠的北海邊聽見它起伏。

信仰的海洋
從前也曾經飽滿,把大地環抱,
像一條光亮的腰帶連接成一氣。
可是現在我只聽見
它的憂鬱,冗長,退縮的咆嘯,
退進夜風的喧響,
退下世界的浩瀚,荒涼的邊沿
和光禿禿的沙礫。

啊,愛,讓我們互相
忠實吧!因為世界教我們分明
看來像擺在眼前的一個夢境,
這麼美,這麼新,這麼個多式多樣,
實際上並沒有光明,愛,幸福,
也沒有穩定、和平、給痛苦的溫慰;
我們在這裡,像在原野上受黑暗包圍,
受鬥爭和逃遁驚擾得沒有一片淨土,
處處是無知的軍隊在夜裡衝突。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