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戒並序---唐.柳宗元

吾恆惡世之人,不知推己之本,而乖物以逞。或依勢以干非其類,出技以怒強,竊時以肆暴,然卒迨于禍。有客談麋驢鼠三物,似其事,作三戒。

臨江之人,畋得麋麑,畜之入門,群犬垂涎,揚尾皆來。其人怒,怛之。自是日抱就犬,習示之,使勿動。稍使與之戲。積久,犬皆如人意。麋麑稍大,忘己之麋也, 以為犬良我友,抵觸偃仆,益狎。犬畏主人,與之俯仰甚善,然時啖其舌。三年,麋出門,見外犬在道甚眾,走欲與為戲。外犬見而喜且怒,共殺食之,狼藉道上。 麋至死不悟。

黔無驢。有好事者船載以入,至則無可用,放之山下。虎見之, 尤然大物也,以為神蔽林間窺之,稍出近之,憖憖然莫相知。他日,驢一鳴,虎大駭,遠遁,以為且噬已也,甚恐。然往來視之,覺無異能者,益習其聲,又近出前 後,終不敢搏。稍近,益狎,蕩倚衝冒,驢不勝怒,蹄之。虎因喜,計之曰:「技止此耳。」因跳踉大闞,斷其喉,盡其肉,乃去。噫!形之尨也類有德,聲之宏也 類有能。向不出其技,虎雖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

永有某氏者,畏日,拘忌異甚。以為己歲直子,鼠,子神也。因愛鼠,不畜貓犬。禁僮勿擊鼠,倉廩庖廚,悉以恣鼠不問。由是鼠相告,皆來某氏,飽食而無禍。某氏室無完器,椸無完衣,飲食大率鼠之餘也。晝累累與人兼行,夜則竊齧鬥暴,其聲萬狀,不可以寢,終不厭。數歲,某氏徒居他州。後人來居,鼠為態如故。其人曰:「是陰類惡物也,盜暴尤甚,且何以至是乎哉!」假五六貓,闔門撤灌穴,購僮羅捕之。殺鼠如丘,棄之隱處,數月乃已。鳴呼!彼以其飽食無禍為可恆也哉!



白話文:

江西清江地方有個人,打獵得到一隻幼鹿,就把牠抱來帶進家門。群狗一見,口水直流,遙著尾巴都來了。這個人發怒,大聲喝退了這些饞狗。從此以來,這個人每天抱著幼鹿去接近群狗,使牠們熟悉起來,並示意群狗不得亂動,只稍稍讓群狗跟幼鹿玩一會兒。日子一長,群狗都能根據主人的意向行動。幼鹿慢慢地長大起來,忘記自己是隻 鹿,認為這些狗確實是自己的朋友,用頭碰碰撞撞,一會兒翻身仰天,一會兒俯身伏地,越來越親近、隨便。這些狗怕主人,跟著幼鹿仰身、伏倒,相處得非常好, 不過經常舐嘴弄舌,露出饞相。三年以後,一次幼鹿獨自出門,看見路上有許多不相識的狗,就跑上去想跟牠們玩耍。這些路上的狗看見幼鹿,又喜歡又惱火,一起把幼鹿弄死了吃掉,血肉骨頭散亂,弄得一路上都是。幼鹿臨死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黔地沒有驢子,有一個好事的人用船運了一頭驢子進去。到了那裡卻沒有甚麼用處,就把牠放在山腳下。老虎見到牠,是個多麼巨大的東西啊,把牠當作神道。躲在樹 林裏偷看,又慢慢出來接近牠,謹慎小心地觀察,不知道牠究竟是甚麼東西。有一天,驢子叫了一聲,老虎非常害怕,遠遠地逃走了,以為驢子要來咬自己。可是來 回觀察驢子,感到牠沒有甚麼特殊的本領,同時也越來越習慣了驢子的叫聲。又靠近一些,在牠的前後走來走去,始終不敢上前擊撲。老虎又靠近一些,更加隨便, 開始碰闖、靠近、衝撞、冒犯。驢子非常憤怒,就用蹄子去踢。老虎於是高興起來,心裡盤算這件事說:「本領只有這點罷了。」於是跳起來大聲吼叫,咬斷驢子的喉嚨,吃光驢子的肉,才走開。唉,形狀龐大看上去有德性,聲音宏亮像是有才能,老虎雖然兇猛,疑慮畏懼,到底不敢隨便動手。現在落得這般模樣,可悲啊。

湖南零陵地方有某人,這個人對於日辰禁忌異乎尋常地畏懼拘泥。認為自己出生那年恰逢地支屬子,而鼠,就是子的生肖神。為了愛護老鼠,家裏不養貓狗,不許僕人 捕殺老鼠,成為禁例。連得他家的糧倉、廚房,也都任憑老鼠橫行,從不過問。因此老鼠們互相通報紛紛到某人家裏來,每頓吃得飽飽的,可以不出亂子。某人家裏 沒有一件器具是完整的,衣架上的衣服也沒有一件是完好的,平時吃喝的大都是老鼠吃剩的東西。白天滿地的老鼠成群結隊跟人們並行,一到夜晚,偷東西、啃咬、 打匠鬥、作惡,弄出各種各樣的響聲,使人不能安睡。某人始終不感到討厭。幾年以後,某人搬遷到別的地方去了。原來的房屋換了別人來居住,老鼠照舊胡作非 為,那人說:「這是暗中出沒的壞東西,破壞作惡特別厲害,不過怎麼到了這個地主步呢!」於是他弄來五六隻貓,把門關上,撤去瓦片,用滾水灌澆老鼠洞,找來 一些童僕四面兜捕老鼠,殺死的老鼠堆積成小山,把它丟棄在隱暗角落裏,臭氣幾個月才散掉。唉,這些老鼠還以為吃得飽飽的可以一輩子不出亂子呢!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rhungtw 的頭像
drhungtw

讀書人's 總站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