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京赴奉先詠懷五百字---唐‧杜甫


杜陵有布衣,老大意轉拙。許身一何愚,竊比稷與契。
居然成濩落,白首甘契闊。蓋棺事則已,此志常覬豁。
窮年憂黎元,嘆息腸內熱。取笑同學翁,浩歌彌激烈。
非無江海志,蕭灑送日月。生逢堯舜君,不忍便永訣。
當今廊廟具,構廈豈雲缺?葵藿傾太陽,物性固莫奪。
顧惟螻蟻輩,但自求其穴。胡為慕大鯨,輒擬偃溟渤?
以茲悟生理,獨恥事幹謁。兀兀遂至今,忍為塵埃沒。
終愧巢與由,未能易其節。沈飲聊自遣,放歌破愁絕。
歲暮百草零,疾風高岡裂。天衢陰崢嶸,客子中夜發。
霜嚴衣帶斷,指直不得結。淩晨過驪山,禦榻在嵽嵲。
蚩尤塞寒空,蹴踏崖谷滑。瑤池氣鬱律,羽林相摩戛。
君臣留歡娛,樂動殷膠葛。賜浴皆長纓,與宴非短褐。
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撻其夫家,聚斂貢城闕。
聖人筐篚恩,實欲邦國活。多士盈朝廷,仁者宜戰栗。
況聞內金盤,盡在衛霍室。中堂有神仙,煙霧蒙玉質。
煖客貂鼠裘,悲管逐清瑟。勸客駝蹄羹,霜橙壓香橘。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榮枯咫尺異,惆悵難再述。
北轅就涇渭,官渡又改轍。群冰從西下,極目高崒兀。
疑是崆峒來,恐觸天柱折。河梁幸未坼,枝撐聲窸窣。
行李相攀援,川廣不可越。老妻寄異縣,十口隔風雪。
誰能久不顧,庶往共飢渴。入門聞號咷,幼子餓已卒。
吾寧舍一哀,裏巷亦嗚咽。所愧為人父,無食致夭折。
豈知秋禾登,貧窶有倉卒。生常免租稅,名不隸征伐。
撫跡猶酸辛,平人固騷屑。默思失業徒,因念遠戍卒。
憂端齊終南,澒洞不可掇。

白話翻譯:

杜陵有個平民,年紀老大意識變得笨拙。立下的志願是何等的愚昧,私自比擬上古的稷、契。沒什麼成就,果然是落空了,年紀老大還是如此辛勤而甘之如飴。然蓋 棺 事情才算了結,否則這個志願還是有希望實現的。整年為百姓擔憂,嘆息到心情激動,熱血沸騰。同學們都取笑他,卻使他更激烈的浩然高歌。並不是沒有放遊江海 的志向,讓日子過得自由自在、稱心如意。長安的街道寒氣嚴峻,客居的遊子指杜甫夜半動身。歲月進入寒冬百草凋落,強勁的風刮得高崗崩裂。姑且以飲酒沈醉遣 散愁悶,放聲歌唱來消除鬱悶。終究愧對巢父與許由,仍不能改變志節。一直到如今都 謀不到好官職,忍受如塵埃一般的被埋沒。因此領悟了人生貴賤不同,應隨遇而安,各守本分,偏偏恥於向權貴幹祿謁見。為何要羨慕大鯨,時時嚮往遊向大海?從 另一個角度看那蛄螻螞蟻,只尋求自己的洞穴。只是向日葵永遠傾向太陽,這種本性是很難改變的。當今治理國家的人才濟濟,怎能說缺少為朝廷服務的人才?只是 這輩子生逢像堯、舜那樣的聖君,不忍永棄仕途,永不做官。嚴寒中衣帶斷了,手指僵直得不能將它結好。在破曉時分經過驪山,皇上就在這高山宮裡歇息。這寒冬 充塞著霧氣,崖谷太滑得步步小心。瑤池熱氣騰騰,羽林軍排列得非常擁擠。皇上與大臣一起歡樂,音樂聲四處蕩漾。恩賜沐浴的都是達官貴人,參與宴會的絕無布 衣短褐的平民。朝廷分賞給臣下的絹帛,本來都是貧寒婦女所織的。官吏們鞭撻他們的夫家,搜刮聚集呈獻京城宮闕。皇帝對臣下的賞賜,實是為了使國家更昌盛。 這麼多朝廷大臣們,如果是仁者,治理國家就該謹慎不可有失誤。何況皇宮所藏貴重器皿,都送到外戚權貴處(指楊貴妃的兄姊)。 大廳中有美麗的樂伎,其輕絲舞衣披罩著舞女的晶瑩肌膚。暖賓用珍貴毛皮衣服,動人的管樂伴隨高雅的弦樂。請賓客吃價值千金的駝蹄美羹,還有鮮橙與香橘堆成 一盤。豪貴人家的酒肉多得發臭,路邊卻有凍死的骸骨。世人榮華和貧困只是咫尺之隔,滿懷惆悵難以訴說。我乘車向北來到涇水渭水,官府設的渡口又改道。涇水 渭水從西邊流下來,極目遠望既高且險惡。懷疑它是由崆峒山沖來的,惟恐碰撞使天柱斷裂。河上的橋樑幸好沒斷裂,橋架動搖窸窣響。同行的旅伴互相牽拉幫忙, 河太寬害怕橋塌,過不了河。我把妻小安置在奉先縣,老小十口人被風雪隔開。誰能長久不看望?總希望能在家裡同饑共渴。走進家門就聽到號啕哭聲,小兒子已饑 餓去世了。我寧可捨棄禮節放聲哀哭,鄰居也為此嗚咽。作為他的父親的我,真是慚愧,竟然沒有飯吃,使他夭折。哪知道秋糧收成時節,家裡貧窮又突生變故(指幼兒去世、喪事又辦不起)。我這一生常被免徵租稅,也不用被調征伐。撫想上述遭遇還覺辛酸,平民百姓自然更加騷動不安。使我默想那些流離失所的人,更念著 駐守邊疆的士兵卒。愁緒堆得比終南山高,無窮無盡,使我無從收拾。

詩作賞析:

天寶六載(747年),杜甫懷著“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醇”的遠大理想,來到長安參加科舉考試。由於奸臣李林甫破壞,致使應考人全部落第,於是杜甫被困居 長安10年。在漫長的10年中,每天過著“朝扣富兒門,暮隨肥馬塵,殘杯與冷炙,到處潛悲辛”的苦日子。杜甫在長安的10年中又正是一個新的富有社會內容 和政治內容的遊歷生活的開始。由於杜甫在當時社會上有一定的身份,有機會看到“天堂”的一面;同時由於他在政治上的失意和物 質生活的奇苦,又有可能接觸到人民生活,看到“地獄”的一面。他對統治階級有了進一步憎恨,對人民有了進一步同情,從而創作出大量批評時政、諷刺權貴的具 有深刻思想的詩。如天寶十四載冬,杜甫往奉天探親,途經驪山華清宮,但見蒸氣升騰,刀槍林立,鼓樂喧天,玄宗還在醉生夢死,不顧朝政,便憤然寫下《自京赴 奉先縣詠懷五百字》這一名篇。字裏行間表達了他“窮年憂黎元,歎息腸內熱”的燭烈情感,揭示了“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尖銳矛盾,還描繪了“入門聞號 咷,幼子饑已卒”的悲慘家境,爲唐朝盛世唱出一曲挽歌,標誌著杜甫現實主義詩歌創作已趨於成熟。

在《赴奉先詠懷》中,他尖銳指出,勞動人民創造出的物質財富養活了剝削階級:“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撻其夫家,聚斂貢城闕。”並一針見血地揭穿了封 建 社會的黑暗:“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只要一想到人民的痛苦,他便忘記自身的痛苦,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在“幼子飢已卒”的情況下,他還是“默思 失業徒,因念遠成卒。”



詩聖‧杜甫----生平:

杜甫(公元712年—770年), 字子美,盛唐大詩人。原籍湖北襄陽,生於河南鞏縣的瑤灣。他出身於一個「奉儒守官」並有文學傳統的家庭。其十三世祖杜預 是西晉名將,祖父審言是武則天時著名詩人,父閒曾為兗州司馬和奉天縣令。杜甫曾居長安城南少陵,人稱「杜少陵」。唐肅宗時,官左拾遺。後入蜀,成都友人嚴 武推薦他做劍南節度府參謀,加檢校工部員外郎,故後世又稱他「杜拾遺」、「杜工部」。
  
杜甫是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一生寫詩一千四百多首。其經歷和詩歌創作可以分為四個時期。
  
杜 甫三十五歲以前,即唐玄宗天寶四年(公元745年)之前,是他的讀書和壯游時期。這時正當開元盛世,他的經濟狀況也較好,過著「裘馬清狂」的浪漫生活,這 是他一生中最快意的時期。詩人從小就「好學」,七歲時已開始吟詩,「讀書破萬卷」、「群書萬卷常暗誦」地刻苦學習,為他以後的創作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從二 十歲起,他結束了書齋生活,開始了為時十多年的「壯游」。杜甫先南遊吳越(今江浙一帶),後北遊齊趙(今山東北部、河北南部)。其間曾赴洛陽應舉,不第。 游齊趙時,先後結識蘇源明、高適、李白等人,並和李白結為摯友。杜甫此期詩作現存20餘首,多是五律和五古,以《望岳》為代表。
  
杜 甫三十五至四十四歲,即唐玄宗天寶五年(公元746年)至十四年(公元755年),是他的困居長安時期。這一時期,杜甫窮困潦倒,他先在長安應試,落第。 後來獻「大禮賦」三篇得唐玄宗賞識,命宰相試文章,但均無結果。他不斷投獻權貴,以求仕進,過著「朝扣富兒門,暮隨肥馬塵,殘杯與冷炙,到處潛悲辛」的生 活。直到天寶十四年十月,安史之亂前一個月,才得到右衛率府冑曹參軍之職。仕途的失意沉淪和個人的飢寒交迫使杜甫比較客觀地認識到了統治者的腐敗和人民的 苦難,使他逐漸成為一個憂國憂民的詩人。杜甫的創作也發生了深刻、巨大的變化。這期間他寫了《兵車行》、《麗人行》、《前出塞》、《後出塞》、《自京赴奉 先縣詠懷五百字》等批評時政、諷刺權貴的不朽詩篇和「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樣的警世之句。其中《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尤為著名,標誌著杜甫經歷 十年長安困苦生活後對朝廷政治、社會現實的認識達到了新的高度。此期流傳下來的杜甫詩作大約100首,其中大都是五七言古體詩。
  
杜 甫四十五至四十八歲,即唐肅宗至德元年(公元756年)至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是他流亡和為官時期。安史之亂爆發,潼關失守,唐玄宗奔蜀,肅宗即 位,安史叛軍到處焚掠,田園荒廢,國家岌岌可危,人民災難慘重。杜甫把家安置在鄜州,獨自北上靈武投奔肅宗,中途為安史叛軍俘獲,押到長安。他面對混亂的 長安,聽到官軍一再敗退的消息,寫成《月夜》、《春望》、《哀江頭》、《悲陳陶》等詩。陷叛軍中近半年後,他冒死從長安逃到鳳翔肅宗行在,被授左拾遺。但 由於「見時危急」,忠言直諫,上疏為宰相房琯事,幾近一死,後又被貶華州司功參軍。此時期的杜甫,對現實有了更清醒的認識。他用詩的形式把他的見聞真實地 記錄下來,成為他不朽的作品,即「三吏」、「三別」。公元759 年,關輔大饑,杜甫對政治感到失望,立秋後辭官,經秦州、同谷,於年底到達成都。此期流傳下來的杜甫詩作200多首,大部份是杜詩中的傑作。
  
杜 甫四十九至五十九歲,即唐肅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至唐代宗大歷五年(公元770年),是他的西南飄泊時期,也是他生命的最後歲月。杜甫攜家來到成 都,經友人嚴武推薦,他做了劍南節度府參謀,加檢校工部員外郎,過了一段比較安定的生活。公元760年春,他在成都浣花溪畔建草堂,並斷續住了五年。後嚴 武入朝,蜀中軍閥作亂,他漂流到梓州、閬州,後返成都。公元765 年,嚴武去世,杜甫失去憑依,舉家離開成都再度飄泊。他因病滯留雲安,次年暮春遷往夔州。在夔州住兩年,公元768年出峽,輾轉江陵、公安,於年底達岳 陽。杜甫生活的最後兩年,居無定所,飄泊於岳陽、長沙、衡陽、耒陽之間,時間多在船上度過。公元770年冬,杜甫死於長沙到岳陽的船上,年59歲。逝世前 作36韻長詩《風疾舟中伏枕書懷》,有「戰血流依舊,軍聲動至今」之句,仍以國家災難為念。這11年,他寫詩1000餘首(其中於夔州作430多首),占 全部杜詩的七分之五強。多是絕句和律詩,也有長篇排律,其作品有《水檻遣心》、《春夜喜雨》、《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病橘》、《登樓》、《蜀相》、《聞 官軍收河南河北》、《又呈吳郎》、《登高》、《秋興》、《三絕句》、《歲晏行》等大量名作。
  
綜觀杜甫的一生,他的思想核心是儒家 的仁政思想,並且有著「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宏偉抱負,所以其詩歌創作具有豐富的社會內容、強烈的時代色彩和鮮明的政治傾向,始終貫穿著憂國憂民這 條主線,並真實深刻地反映了安史之亂前後一個歷史時代政治時事和廣闊的社會生活畫面。
  
杜詩風格,基本上是「沉鬱頓挫」,語言和篇章結構嚴謹又賦予變化,講求煉字煉句,窮絕工巧。同時,其詩兼備眾體,除五古、七古、五律、七律外,還寫了不少排律、拗體。藝術手法也多種多樣,是唐詩思想藝術的集大成者。
  
他 的五言古詩善於描寫社會的動亂、民生的疾苦和個人的飄泊,融感事、紀行、抒懷於一爐,博大精深,無施不可,開唐代五古境界,代表作有《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 百字》、《北征》、《羌村》、《贈衛八處士》、「三吏」、「三別」。七言古詩長於抒寫情懷,申述政見,感情豪放、沉鬱,風格奇崛拗峭,如《醉時歌贈鄭廣 文》、《洗兵馬》、《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歲晏行》等。
  
他的五、七言律詩感情深厚,格調精深,功力極高。五律如《春望》、《天 末懷李白》、《後游》、《春夜喜雨》、《水檻遣心》、《旅夜書懷》、《登岳陽樓》,七律如《蜀相》、 《野老》、《聞官軍收河南河北》、《宿府》、《白帝》、《諸將五首》、《秋興八首》、 《登高》等,唐人律詩很少能超過它們。杜甫還創作有許多五言排律和幾首七言排律,對排律的發展產生了重要的影響。他的絕句數量不多,但質量上乘,即景抒 情,反映時事,並開絕句中議論之體,別開異徑,貢獻頗大,堪與唐代的絕句名家媲美。
  
另外,杜甫還繼承了漢魏樂府「感於哀樂,緣事而發」的精神,擺脫樂府古題的束傅,推陳出新創作了不少「即事名篇,無復依傍」的新題樂府,如著名的「三吏」、「三別」等,對後來元白的「新樂府運動」產生了積極影響。其著作有《杜工部集》。
  
杜 甫一生潦倒,其詩「百年歌自苦,未見有知音」(杜甫《南征》)。但死後受到樊晃、韓愈、元稹、白居易等人的大力揄揚,唐代的大文學家韓愈曾把杜甫與李白並 論說:「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宋以後,杜詩受到更加廣泛的重視。王禹、王安石、蘇軾、黃庭堅、陸游等人對杜甫推崇倍至,文天祥則更以杜詩為堅守民族 氣節的精神力量。杜詩的影響,從古到今,早已超出文藝的範圍。研究資料近千年來,治杜之風不絕。
  
杜詩內容廣闊深刻,感情真摯濃郁,藝術上集古典詩歌之大成,並加以創新和發展,在內容與形式上大大拓展了詩歌領域,給後世以廣泛的影響,杜甫也被後人尊為「詩聖」。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