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隱詩選


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
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




重過聖女祠

白石岩扉碧蘚滋,
上清淪謫得歸遲。
一春夢雨常飄瓦,
盡日靈風不滿旗。
萼綠華來無定所,
杜蘭香去未移時。
玉郎會此通仙籍,
憶向天階問紫芝。


霜月

初聞征雁已無蟬,
百尺樓高水接天。
青女素娥俱耐冷,
月中霜裡斗嬋娟。




本以高難飽,
徒勞恨費聲。
五更疏欲斷,
一樹碧無情。
薄宦梗猶泛,
故園蕪已平。
煩君最相警,
我亦舉家清。


贈劉司戶[艹賁]

江風揚浪動雲根,
重碇危檣白日昏。
已斷燕鴻初起勢,
更驚騷客後歸魂。
漢廷急詔誰先入,
楚路高歌自欲翻。
萬里相逢歡復泣,
鳳巢西隔九重門。


悼傷後赴東蜀辟至散關遇雪

劍外從軍遠,
無家與寄衣。
散關三尺雪,
回夢舊鴛機。


樂游原

向晚意不適,
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
只是近黃昏。


北齊二首

一笑相傾國便亡,
何勞荊棘始堪傷。
小憐玉體橫陳夜,
已報周師入晉陽。

巧笑知堪敵萬幾,
傾城最在著戎衣。
晉陽已陷休回顧,
更請君王獵一圍。


夜雨寄北

君問歸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
卻話巴山夜雨時。


憶梅

定定住天涯,
依依向物華。
寒梅最堪恨,
常作去年花。


贈柳

章台從掩映,
郢路更參差。
見說風流極,
來當婀娜時。
橋回行欲斷,
堤遠意相隨。
忍放花如雪,
青樓撲酒旗。


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袞

竹塢無塵水檻清,
相思迢遞隔重城。
秋陰不散霜飛晚,
留得枯荷聽雨聲。


風雨

淒涼寶劍篇,
羈泊欲窮年。
黃葉仍風雨,
青樓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
舊好隔良緣。
心斷新豐酒。
銷愁斗幾千?


夢澤

夢澤悲風動白茅,
楚王葬盡滿城嬌。
未知歌舞能多少,
虛減宮廚為細腰。


寄令狐郎中

嵩雲秦樹久離居。
雙鯉迢迢一紙書。
休問梁園舊賓客。
茂陵秋雨病相如。


哭劉[艹賁]

上帝深宮閉九閽,
巫咸不下問銜冤。
廣陵別後春濤隔,
湓浦書來秋雨翻。
只有安仁能作誄,
何曾宋玉解招魂。
平生風義兼師友,
不敢同君哭寢門。


杜司勳

高樓風雨感斯文,
短翼差池不及群。
刻意傷春復傷別,
人間惟有杜司勳。


杜工部蜀中離席

人生何處不離群?
世路干戈惜暫分。
雪嶺未歸天外使,
松州猶駐殿前軍。
座中醉客延醒客,
江上晴雲雜雨雲。
美酒成都堪送老,
當壚仍是卓文君。


隋宮

紫泉宮殿鎖煙霞,
欲取蕪城作帝家。
玉璽不緣歸日角,
錦帆應是到天涯。
於今腐草無瑩火,
終古垂楊有暮鴉。
地下若逢陳後主,
豈宜重問後庭花。


二月二日

二月二日江上行,
東風日暖聞吹笙。
花須柳眼各無賴,
紫蝶黃蜂俱有情。
萬里憶歸元亮井,
三年從事亞夫營。
新灘莫悟遊人意,
更作風簷夜雨聲。


籌筆驛

猿鳥猶疑畏簡書,
風雲常為護儲胥。
徒令上將揮神筆,
終見降王走傳車。
管樂有才真不忝,
關張無命欲何如。
他年錦裡經祠廟,
梁父吟成恨有餘。


無題二首(其一)

昨夜星辰昨夜風,
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綵鳳雙飛翼,
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
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
走馬蘭台類轉蓬。


無題四首

(其一)
來是空言去絕蹤,
月斜樓上五更鐘。
夢為遠別啼難喚,
書被催成墨未濃。
蠟照半籠金翡翠,
麝熏微度繡芙蓉。
劉郎已恨蓬山遠,
更隔蓬山一萬重。

(其二)
颯颯東風細雨來,
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齧鎖燒香入,
玉虎牽絲汲井回。
賈氏窺簾韓掾少,
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
一寸相思一寸灰。

(其四)
何處哀箏隨急管,
櫻花永巷垂楊岸。
東家老女嫁不售,
白日當天三月半。
溧陽公主年十四,
清明暖後同牆看。
歸來展轉到五更,
梁間燕子聞長嘆。


王十二兄與畏之員外相訪,見招小飲,
時予以悼亡日近,不去,因寄。

謝傅門庭舊末行,
今朝歌管屬檀郎。
更無人處簾垂地,
欲拂塵時簟竟床。
嵇氏幼男猶可憫,
左家嬌女豈能望?
愁霖腹疾俱難遣,
萬里西風夜正長。


隋宮

乘興南遊不戒嚴,
九重誰省諫書函?
春風舉國裁宮錦,
半作障泥半作帆。


落花

高閣客竟去,
小園花亂飛。
參差連曲陌,
迢遞送斜暉。
腸斷未忍掃,
眼穿仍欲稀。
芳心向春盡,
所得是沾衣。




曾逐東風拂舞筵,
樂游春苑斷腸天。
如何肯到清秋日,
已帶斜陽又帶蟬。


為有

為有雲屏無限嬌,
鳳城寒盡怕春宵。
無端嫁得金龜婿,
辜負香衾事早朝。


無題

相見時難別亦難,
東風無力百花殘。
春蠶到死絲方盡,
蠟炬成灰淚始干。
曉鏡但愁雲鬢改,
夜吟應覺月光寒。
蓬山此去無多路,
青鳥慇勤為探看。


碧城三首(其一)

碧城十二曲闌干,
犀辟塵埃玉辟寒。
閬苑有書多附鶴,
女床無樹不棲鸞。
星沉海底當窗見,
雨過河源隔座看。
若是曉珠明又定。
一生長樹水精盤。


端居

遠書歸夢兩悠悠,
只有空床敵素秋。
階下青苔與紅樹,
雨中寥落月中愁。



詠史

北湖南埭水漫漫,
一片降旗百尺竿。
三百年間同曉夢,
鐘山何處有龍盤。


日射

日射紗窗風撼扉,
香羅拭手春事違。
迴廊四合掩寂寞,
碧鸚鵡對紅薔薇。


齊宮詞

永壽兵來夜不扃,
金蓮無複印中庭。
梁台歌管三更罷,
猶自風搖九子鈴。


十一月中旬至扶風界見梅花

匝路亭亭豔,
非時裊裊香。
素娥惟與月,
青女不饒霜。
贈遠虛盈手,
傷離適斷腸。
為誰成早秀?
不待作年芳。


漢宮詞

青雀西飛竟未回,
君王長在集靈台。
侍臣最有相如渴,
不賜金莖露一杯。


馬嵬二首(其二)

海外徒聞更九州,
他生未卜此生休。
空聞虎旅鳴宵柝,
無復雞人報曉籌。
此日六軍同駐馬,
當時七夕笑牽牛。
如何四紀為天子,
不及盧家有莫愁?


富平少候

七國三邊未到憂,
十三身襲富平候。
不收金彈拋林外,
卻惜銀床在井頭。
彩樹轉燈珠錯落,
繡檀回枕玉雕鎪。
當關不報侵晨客,
新得佳人字莫愁。


離亭賦得折楊柳二首

(其一)
暫憑樽酒送無□,
莫損愁眉與細腰。
人世死前惟有別,
春風爭擬惜長條?
【注】:□字為[豎心+廖無廣],音聊,
    依賴的意思。無□,即無聊。



(其二)
含煙惹霧每依依,
萬緒千條拂落暉。
為報行人休盡折,
半留相送半迎歸。


宮妓

珠箔輕明拂玉墀,
披香新殿斗腰支。
不須看盡魚龍戲,
終遣君王怒堰師。


宮辭

君恩如水向東流,
得寵憂移失寵愁。
莫向尊前奏花落,
涼風只在殿西頭。


代贈二首(其一)

樓上黃昏慾望休,
玉梯橫絕月如鉤。
芭蕉不展丁香結,
同向春風各自愁。


楚吟

山上離宮宮上樓,
樓前宮畔暮江流。
楚天長短黃昏雨,
宋玉無愁亦自愁。


瑤池

瑤池阿母綺窗開,
黃竹歌聲動地哀。
八駿日行三萬里,
穆王何事不重來。


韓冬郎即席為詩,相送一座盡驚。他日餘方追吟
「連宵侍坐徘徊久」之句,有老成之風,因成二
絕寄酬,兼呈畏之員外。(其一)

十歲裁詩走馬成,
冷灰殘燭動離情。
桐花萬里丹山路,
雛鳳清於老鳳聲。

板橋小別

回望高城落曉河,
長亭窗戶壓微波。
水仙欲上鯉魚去,
一夜芙蓉紅淚多。


銀河吹笙

悵望銀河吹玉笙,
樓寒院冷接平明。
重衾幽夢他年斷,
別樹羈雌昨夜驚。
月榭故香因雨發,
風簾殘燭隔霜清。
不須浪作緱山意,
湘瑟秦簫自有情。


重有感

玉帳牙旗得上游,
安危須共主君憂。
竇融表已來關右,
陶侃軍宜次石頭。
豈有蛟龍愁失水?
更無鷹隼與高秋。
晝號夜哭兼幽顯,
早晚星關雪涕收?


夕陽樓

花明柳暗繞天愁,
上盡重城更上樓。
欲問孤鴻向何處,
不知身世自悠悠。


春雨

悵臥新春白袷衣,
白門寥落意多違。
紅樓隔雨相望冷,
珠箔飄燈獨自歸。
遠路應悲春□晚,
殘宵猶得夢依稀。
玉□緘札何由達?
萬里雲羅一雁飛。
【注1】:□字為[日宛]。
【注2】:□字為[王當]。

楚宮

湘波如淚色□□,
楚厲迷魂逐恨遙。
楓樹夜猿愁自斷,
女蘿山鬼語相邀。
空歸腐敗猶難復,
更困腥臊豈易招?
但使故鄉三戶在,
彩絲誰惜攫長蛟。
【注】:□□ 為兩個[氵+廖無廣]。

晚晴

深居府夾城,
春去夏猶清。
天意憐幽草,
人間重晚晴。
並添高閣迥,
微注小窗明。
越鳥巢干後,
歸飛體更輕。


安定城樓

迢遞高城百尺樓,
綠楊枝外盡汀洲。
賈生年少虛垂涕,
王粲春來更遠遊。
永憶江湖歸白髮,
欲回天地入扁舟。
不知腐鼠成滋味,
猜意□雛竟未休。
【注】:□字為[宛鳥]。


天涯

春日在天涯,
天涯日又斜。
鶯啼如有淚,
為濕最高花。


日日

日日春光斗日光,
山城斜路杏花香。
幾時心緒渾無事,
得及游絲百尺長?


龍池

龍池賜酒敞雲屏,
羯鼓聲高眾樂停。
夜半宴歸宮漏永,
薛王沉醉壽王醒。




永巷長年怨綺羅,
離情終日思風波。
湘江竹上痕無限,
峴首碑前灑幾多。
人去紫台秋入塞,
兵殘楚帳夜聞歌。
朝來灞水橋邊問,
未抵青袍送玉珂。


流鶯

流鶯飄蕩復參差,
渡陌臨流不自持。
巧囀豈能無本意,
良辰未必有佳期。
風朝露夜陰晴裡,
萬戶千門開閉時。
曾苦傷春不忍聽,
鳳城何處有花枝?


七月二十九日崇讓宅宴作

露如微霰下前池,
風過回塘萬竹悲。
浮世本來多聚散,
紅蕖何事亦離披?
悠揚歸夢惟燈見,
□落生涯獨酒知。
豈到白頭長只爾,
嵩陽松雪有心期。
【注】:□字為[氵鑊]。

吳宮

龍檻沉沉水殿清,
禁門深掩斷人聲。
吳王宴罷滿宮醉,
日暮水漂花出城。


常娥

雲母屏風燭影深,
長河漸落曉星沉。
常娥應悔偷靈藥,
碧海青天夜夜心。


憶住一師

無事經年別遠公,
帝城鐘曉憶西峰。
爐煙消盡寒燈晦,
童子開門雪滿松。


細雨

帷飄白玉堂,
簟卷碧牙床。
楚女當時意,
蕭蕭發彩涼。


無題二首

鳳尾香羅薄幾重,
碧文圓頂夜深縫。
扇裁月魄羞難掩,
車走雷聲語未通。
曾是寂寥金燼暗,
斷無消息石榴紅。
斑騅只系垂楊岸,
何處西南任好風。

重帷深下莫愁堂,
臥後清宵細細長。
神女生涯原是夢,
小姑居處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
月露誰教桂葉香。
直道相思了無益,
未妨惆悵是清狂。


賈生

宣室求賢訪逐臣,
賈生才調更無倫。
可憐夜半虛前席,
不問蒼生問鬼神。


謁山

從來系日乏長繩,
水去雲回恨不勝。
欲就麻姑買滄海,
一杯春露冷如冰。


哭劉司戶[艹賁]

路有論冤謫,
言皆在中興。
空聞遷賈誼,
不待相孫弘。
江闊惟回首,
天高但撫膺。
去年相送地,
春雪滿黃陵。



涼思

客去波平檻,
蟬休露滿枝。
永懷當此節,
倚立自移時。
北斗兼春遠,
南陵寓使遲。
天涯占夢數,
疑誤有新知。


花下醉

尋芳不覺醉流霞,
依樹沉眠日已斜。
客散酒醒深夜後,
更持紅燭賞殘花。


正月崇讓宅

密鎖重關掩綠苔,
廊深閣迥此徘徊。
先知風起月含暈,
尚自露寒花未開。
蝙拂簾旌終展轉,
鼠翻窗網小驚猜。
背燈獨共餘香語,
不覺猶歌起夜來。


微雨

初隨林靄動,
稍共夜涼分。
窗迥侵燈冷,
庭虛近水聞。


曲江

望斷平時翠輦過,
空聞子夜鬼悲歌。
金輿不返傾城色,
玉殿猶分下苑波。
死憶華亭聞唳鶴,
老憂王室泣銅駝。
天荒地變心雖折,
若比傷春意未多。






李商隱,字義山,晚唐優秀抒情詩人。經歷甘露變,經歷牛李爭,在遇不遇之間,他完全體會那種將時機無法掌握的悲哀……

文人不遇,在中國似乎司空見慣,我們卻特別憂心李商隱。


原來,憂時傷國的情懷加上個人不幸的際遇,讓詩人無法超 脫。他把自己不遇的悲哀寫於怨恨中,成就了他無數作品。


貧病交迫、懷才不遇,又遭遇朋黨爭鬥的災禍,詩人一生卻是寂寞 悲慘。寂寞悲慘的文人何其多?李商隱卻一直超脫不出來 ...自傷 生平是李商隱的一大特色。也因此,悲哀、無助、讓人不能自拔的 色調自然呈現,啃蝕人心....



關於李商隱


李商隱是晚唐唯美文學的健將,也是中國詩史上最是 唯情的詩人,因為他唯情,不能理性地去處理人生,所以就注定他悲劇性的一生。同時也因為他的唯情,才造就了他那些令人低迴再三的詩篇。他的詩往往是自己內 在心靈情感經驗的提昇,通過高度的藝術技巧,將那種抽象的感受直接渲染到讀者心中。他大部份作品,愛用冷癖的典故、含蓄的語言。去襯寫悽豔的情感,使人只 覺其文字之凝鍊、音調之悽美,而不明其所詠何事。但儘管如此,還是感受得到他的詩中所呈現的那種悽美之境,這就是李商隱詩獨有的魅力,千百年來一直為讀者 所嚐嗜。


而 李商隱在時代環境的傾軋下、及命運的乖違中,以自己的性格為自己的一生捏造一場悲劇,千百年後,仍受盡各種誤解,『舊唐書』中,說李商隱「俱無持操」; 『新唐書』則說李商隱「詭薄無行」,儘管時間已過千百年,但許多史學研究者對李商隱的看法,仍帶著些當年牛黨一派人的成見,因而對詩人未能做出公平的評 價。以至到今天,他仍是個有爭議的人物,也因此值得我們加以研究。


 


李商隱的生平




李商隱,字義山,自號玉谿生,唐朝懷州河內人。生於唐憲宗元和七年(西元八一二年),卒於唐宣宗大中十二年(西元八五八年),享年四十七歲。


義 山早年喪父,小時候跟著博通五經的叔父李房讀書,學為古文。他的學識文章,便在此時奠下深厚的根基。長慶三年(西元八二三年),他守滿三年的父喪,被生活 所迫,便遷至東都洛陽,受雇做一些寫字勞役,來幫助一些家庭生計。當時他年方十二、三歲,如此稚齡,便在現實的壓力中無力地掙扎著。


所幸他在十八歲那年遇到了一位最賞識他、最提拔他,改變了他的命運的貴人-令狐楚。令狐楚愛其才,便僻其為節度巡官,並教他駢文寫作。令狐楚亦師亦父地在李商隱的生活和學識上給予指導,因此李商隱終其一生都對他心懷感激。


後來,李商隱展開了他的官宦生涯,由於本身身個性,使其行事常常出於感情,而忘了考量當時複雜的政治生態,也因此,遭人誤會他涉入牛李黨爭並依違於兩黨間,所以,即使他曾考中進士,其際遇總是浮浮沉沉,不甚得志。


大中十二年(西元八五八年),李商隱時年四十七歲,他罹患眼疾,心志也十分消沉,不復追求功名,於是告老還鄉,不久便臥病不起,結束了他抑鬱不得志的一生。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誰推薦這篇文章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