繫辭上傳 第八章

【原文】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蹟,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繫辭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 之爻。言天下之至蹟而不可惡也,言天下之至功而不可亂也。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擬議以成其變化。 



【語譯】

聖人看出天下萬物之理深奧複雜,而模擬其型態,以描繪出它們性能之所宜,設卦而為象。聖人能看出天下萬物的動變,觀察它們融會和變通之理,設下典章禮制, 以求使它們能依此典章禮制而行,這就是繫辭而斷吉凶的作法,在卦象中,指的就是爻辭。由於聖人所言的天下萬物實相,因此純粹至善,使人不致因理深而厭倦, 由於聖人所言的是天下萬物變動的至理,因此理路自暢,使人不會有一點混亂的感覺。所以聖人是比照萬物的實相而言的,是根據萬物變化會通之理而動的,因此擬 之以為卦象,議之以為爻辭,能從卦爻的變化中以求通達天下萬物的心志。


【原文】


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況其邇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 之,況其邇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發乎邇,見乎遠。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所以動天地也,可不慎乎。」


【語譯】


中孚卦九二爻辭上說:「鶴在陰暗處長鳴,其子便引聲唱和,我有好酒一壺,願與你一同享受。」這是寫「同聲相應,同氣相求」的道理,孔子發揮說:「君子平日 住在家中,如果所言都合理的話,那麼千里之外,都有人會望風來歸,何況近處呢?如果所,言不合理的話,千里之外都有人會反對,何況近處呢?可見言語是發乎 己身,卻能及於萬民;行為是始於近處,卻會影響到遠方。所以言語和行為兩項,是君子立身處世的關鍵。這個樞機一動,便操縱了個人的榮辱。可見言語和行為是 君子之所以能感天動地的法寶,怎麼可以不慎重呢?」


【原文】


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默或語,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語譯】


同人卦九五爻辭上說:「以誠心相爻於人,開始時,也許頗為費事,須有號咷之苦,以明心意,直到相知之後,便能推心置腹,破涕為笑了。」孔子說:「君子立身 處世的道理,無論是應世或隱居,無論是保持緘默或發表言論,必須誠意待人。須知兩人同心所發揮的力量,其鋒利可以切斬堅硬的金屬,兩人同心所說的話,其氣 味有如苗蕙的芬芳,令人眷戀不已。」


【原文】


初六,藉用自茅,無咎。子曰:「苟錯Q2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術也以往,其無所失矣。」


【語譯】


大過卦初六爻辭上說:「用潔白柔軟的茅草,小心的墊著禮器,總不會有過錯的呀!」孔子說:「把東西放在地上就可以了。現在更用茅草墊著,還會有什麼過錯可 言呢?因為這樣已是夠小心的了。茅草這種東西非常柔軟纖細,但卻可以承重。因此如能像墊茅草一樣謹慎之心去做任何事情,必定不會有過失。」


【原文】


勞謙,君子有終,吉。子曰:「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語言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禮言恭。謙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語譯】


謙卦九三爻辭上說:「君子勞苦功高,而又能謙虛自牧,最後一定能有成就,是吉無不利的。」孔子說:「任勞而不自我標榜,有功而不以德自居,這是秉性厚道的 最高表現。也就是說他雖有功,卻能把功讓與人,使自己屈居於人下。這樣的德性,才稱得上是完美的上德:這樣的禮儀,才稱得上是虛心的恭敬。所以這個謙字, 能使我們由恭讓,而保存別人對我們應有的尊重和地位。」


【原文】


亢龍有悔。子曰:「貴而無位,高而無民,賢人在下位而無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語譯】


乾卦九三爻辭上說:「飛得過高的龍,是會有悔的。」孔子說:亢龍之所以有悔,是因為他過分自貴,而沒有實權地位:過分自高,而缺乏百姓擁戴;使得賢人永遠屈居下位,而不能得到他們的輔助。這樣的話,便會動輒得咎而有悔的啊!」


【原文】


不出戶庭,無咎。子曰:「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事,幾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語譯]


節卦初九爻辭上說:「不隨意走出戶庭,自然就無從獲咎了。」孔子說:「禍亂之所以發生,主要是由言語為媒介的,所以做人君的如果不機密的話,便無法駕馭君 子,同樣,做臣子的如果不機密的話,就會禍延於自身。因此事機如果不密的話,便會造成災害。所以君子必須慎密,不可隨便說話。」


【原文】


子曰:「作(易)者,其知盜乎。(易)曰:「負且乘」,致寇至」。負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盜思奪之矣。 上慢下暴,盜思伐之矣。慢藏誨盜,冶容誨淫。(易)曰:「負且乘,致寇至」。盜之招也。」


【語譯】

孔子說:「《易經》的作者,真是採知盜賊禍亂產生的原因啊!」如解卦六三爻辭上所謂:「背上肩著重物,而且又高坐在車騎之上,招搖過市,這樣是會招惹盜匪 來搶奪的啊!」背上肩著重物,這是小民為小利而謀生之事,所乘的車騎,這是君子為公務而運用的名器。現在小人不務本業而乘君子的車騎以誇耀於人,這樣便會 引起別人搶奪之心。小人在上位而褻瀆名器,而在下位的人又暴虐無法,這樣就會引起爭奪的禍害。所以若不能小心的保藏名器,便會使人起盜心!過份的講究外在 的裝扮,便會引人起淫心。《易經》所謂「負且乘,致寇至」,正是說明本身不夠慎密,是招盜致亂的主因。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