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十九首﹕組詩名。漢無名氏作(其中有八首《玉台新詠》題為漢枚乘作,後人多疑其不確)。非一時一人所為,一般認為大都出于東漢末年。南朝梁蕭統合為一 組,收入《文選》,題為《古詩十九首》。內容多寫夫婦朋友間的離愁別緒和士人的彷徨失意,有些作品表現出追求富貴和及時行樂的思想。語言樸素自然,描寫生 動真切,在五言詩的發展上有重要地位。
(《辭海》1989年版)



古詩十九首及譯文

《行行重行行》之一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返。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譯文】

你走啊走啊老是不停的走,就這樣活生生分開了你我。你與我兩人相距千萬里遠,我在天這頭你就在天那頭。
路途那樣艱險又那樣遙遠,要見面哪知道是什麽時候?北馬南來仍然依戀著北風,南鳥北飛築巢還在南枝頭。
彼此分離的時間越長越久,衣服越發寬大人越發消瘦。飄蕩蕩的遊雲遮住了太陽,他鄉的遊子不想再次返回。
只因爲想你使我都變老了,又是一年很快地到了年關。還有許多心裏話都不說了,只願你多保重切莫受饑寒。



《青青河畔草》之二

青青河畔草,鬱鬱園中柳。盈盈樓上女,皎皎當窗牖。
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昔為娼家女,今為蕩子婦。
蕩子行不歸,空床難獨守。

【譯文】

河邊青青的草地,園裡茂盛的柳樹。在樓上那位儀態優美的女子站在窗前,潔白的肌膚可比明月。
打扮得漂漂亮亮,伸出纖細的手指。從前她曾是青樓女子,而今成了喜歡在外遊蕩的遊俠妻子。
在外遊蕩的丈夫還沒回來,在這空蕩蕩的屋子裡,實在是難以獨自忍受一個人的寂寞,怎堪獨守!



《青青陵上柏》之三

青青陵上柏,磊磊澗中石。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斗酒相娛樂,聊厚不為薄。驅車策駑馬,遊戲宛與洛。
洛中何鬱鬱,冠帶自相索。長衢羅夾巷,王侯多第宅。
兩宮遙相望,雙闕百餘尺。極宴娛心意,戚戚何所迫?

【譯文】

陵墓上長得青翠的柏樹,溪流裡堆聚成堆的石頭。人生長存活在天地之間,就好比遠行匆匆的過客。
區區斗酒足以娛樂心意,雖少卻勝過豪華的宴席。駕起破馬車驅趕著劣馬,照樣在宛洛之間遊戲著。
洛陽城裡是多麼的熱鬧,達官貴人彼此相互探訪。大路邊列夾雜著小巷子,隨處可見王侯貴族宅第。
南北兩個宮殿遙遙相望,兩宮的望樓高達百餘尺。達官貴人們雖盡情享樂,卻憂愁滿面不知何所迫?



《今日良宴會》之四

今日良宴會,歡樂難具陳。彈箏奮逸響,新聲妙入神。
令德唱高言,識曲聽其真。齊心同所願,含意俱未申。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飆塵。何不策高足,先據要路津。
無為守貧賤,轗軻長苦辛。

【譯文】

今天這麼好的宴會真是美極了,這種歡樂的場面簡直說不完。
這場彈箏的聲調多麼的飄逸,這是最時髦的樂曲出神又妙化。
有美德的人通過樂曲發表高論,懂得音樂者便能聽出其真意。
音樂的真意是大家的共同心願,只是誰都不願意真誠說出來。
人生像寄旅一樣只有一世猶如塵土,剎那間便被那疾風吹散。
爲什麽不想辦法捷足先登,先高踞要位而安樂享富貴榮華呢?
不要因貧賤而常憂愁失意,不要因不得志而辛苦的煎熬自己。



《西北有高樓》之五

西北有高樓,上與浮雲齊。交疏結綺窗,阿閣三重階。
上有弦歌聲,音響一何悲!誰能為此曲,無乃杞梁妻。
清商隨風發,中曲正徘徊。一彈再三嘆,慷慨有餘哀。
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願為雙鴻鵠,奮翅起高飛。

【譯文】

那西北方有一座高樓矗立眼前,堂皇高聳恰似與浮雲齊高。
高樓鏤著花紋的木條,交錯成綺文的窗格,四周是高翹的閣簷,階梯有層疊三重。
樓上飄下了弦歌之聲,正是那《音響一何悲》的琴曲,誰能彈此曲,是那悲夫為齊君戰死,悲慟而“抗聲長哭”竟使杞之都城爲之傾頹的女子。
商聲清切而悲傷,隨風飄發多麽淒涼!這悲弦奏到“中曲”,便漸漸舒徐遲盪迴旋。
那琴韻和“歎”息聲中,撫琴墮淚的佳人慷慨哀痛的聲息不已。
不嘆惜錚錚琴聲傾訴聲裡的痛苦,更悲痛的是對那知音人兒的深情呼喚。願我們化作心心相印的鴻鵠,從此結伴高飛,去遨遊那無限廣闊的藍天白雲裡!



《涉江采芙蓉》之六

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還顧望舊鄉,長路漫浩浩。同心而離居,憂傷以終老。

【譯文】

踏過江水去採蓮花,到蘭草生長的沼澤地採蘭花。採了花要送給誰呢?想要送給那遠在故鄉的愛妻。
回想起故鄉的愛妻,卻又長路漫漫遙望無邊無際。飄流異鄉兩地相思,懷念愛妻愁苦憂傷以至終老。



《明月皎夜光》之七

明月皎夜光,促織鳴東壁。玉衡指孟冬,眾星何歷歷。
白露霑野草,時節忽復易。秋蟬鳴樹間,玄鳥逝安適。
昔我同門友,高舉振六翮。不念攜手好,棄我如遺跡。
南箕北有斗,牽牛不負軛。良無盤石固,虛名復何益?

【譯文】

皎潔的明月照亮了仲秋的夜色,在東壁的蟋蟀低吟的清唱著。
夜空北斗橫轉,那由玉衡、開陽、搖光三星組成的斗杓,正指向天象十二方位中的孟冬,閃爍的星辰,更如鑲嵌天幕的明珠,把仲秋的夜空輝映得一片璀璨!
深秋,朦朧的草葉上,竟已沾滿晶瑩的露珠,深秋已在不知不覺中到來。時光之流轉有多疾速呵!而從那枝葉婆娑的樹影間,又聽到了斷續的秋蟬流鳴。怪不得往日的鴻雁(玄鳥)都不見了,原來已是秋雁南歸的時節了。
京華求官的蹉跎歲月中,攜手同遊的同門好友,先就舉翅高飛、騰達青雲了。而今卻成了相見不相識的陌路人。在平步青雲之際,把我留置身後而不屑一顧了!
遙望星空那“箕星”、“斗星、“牽牛”的星座,它們既不能顛揚、斟酌和拉車,爲什麽還要取這樣的名稱?真是虛有其名,然而星星不語,只是狡黠地眨著眼,它們 仿佛是在嘲笑,你自己又怎麽樣呢?想到當年友人怎樣信誓旦旦,聲稱著同門之誼的“堅如磐石”;而今“同門”虛名猶存,“磐石”友情安在?歎息和感慨,炎涼 世態虛名又有何用呢?



《冉冉孤生竹》之八

冉冉孤生竹,結根泰山阿。與君為新婚,兔絲附女蘿。
兔絲生有時,夫婦會有宜。千里遠結婚,悠悠隔山陂。
思君令人老,軒車來何遲!傷彼蕙蘭花,含英揚光輝。
過時而不采,將隨秋草萎。君亮執高節,賤妾亦何為!

【譯文】

我好像那荒野裡孤生的野竹,希望能在大山谷裡找到依靠的伴侶。你我相親新婚時你遠赴他鄉,猶如兔絲附女蘿我仍孤獨而無依靠。
兔絲有繁盛也有枯萎的時候,夫妻也應該會要有倆相廝守的時宜。我遠離家鄉千里來與你結婚,正是新婚恩愛時你卻離我遠赴他鄉。
相思苦歲月摧人老青春有限,多麼的盼望夫君功成名就早日歸來。我自喻是樸素純情的蕙蘭花,正是含苞待放楚楚憐人盼君早採擷。
怕過了時節你還不歸來採擷,那秋雨颯風中將隨著秋草般的凋謝。你信守高節而愛情堅貞不渝,那我就只有守著相思苦苦的等著你。



《庭中有奇樹》之九

庭中有奇樹,綠葉發華滋。攀條折其榮,將以遺所思。
馨香盈懷袖,路遠莫致之。此物何足貴,但感別經時。

【譯文】

庭 院裏一株佳美的樹,滿樹綠葉的襯托下開了茂密的花朵,顯得格外生氣勃勃,春意盎然。我攀著枝條,折下了最好看的一串樹花,要把它贈送給日夜思念的親人。花 的香氣染滿了我的衣襟和衣袖,天遙地遠,花不可能送到親人的手中。只是癡癡地手執著花兒,久久地站在樹下,聽任香氣充滿懷袖而無可奈何。
這花有什麽珍貴呢?只是因爲別離太久,想借著花兒表達懷念之情罷了。



《迢迢牽牛星》之十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譯文】

那遙遠而亮潔的牽牛星,那皎潔而遙遠的織女星。
織女正擺動柔長潔白的雙手,織布機劄劄地響個不停。
因為相思而整天也織不出甚麼花樣,她哭泣的淚水零落如雨。
只隔了道清清淺淺的銀河,倆相界離相去也沒有多遠。
相隔在清清淺淺的銀河兩邊,含情默默相視無言的癡癡凝望。



《回車駕言邁》之十一

回車駕言邁,悠悠涉長道。四顧何茫茫,東風搖百草。
所遇無故物,焉得不速老。盛衰各有時,立身苦不早。
人生非金石,豈能長壽考?奄忽隨物化,榮名以為寶。

【譯文】

轉迴車子駕駛向遠方,遙遠的路途跋涉難以到達。
一路上四野廣大而無邊際,春風吹生了枯萎的野草。
眼前一切都是陌生無故物,像草之榮生,人又何嘗不很快地由少而老呢?
百草和人生的短長雖各有不同,但由盛而衰皆相同,既然如此處生立業就必須即時把握。
人不如金石般的堅固,人的生命是脆弱的,即使長壽也有盡期,豈能長久下去。
生命很快而急遽的衰老死亡,應立刻進取保得聲名與榮祿。



《東城高且長》之十二

東城高且長,逶迤自相屬。回風動地起,秋草萋已綠。
四時更變化,歲暮一何速!晨風懷苦心,蟋蟀傷局促。
蕩滌放情志,何為自結束!燕趙多佳人,美者顏如玉。
被服羅裳衣,當戶理清曲。音響一何悲!弦急知柱促。
馳情整巾帶,沈吟聊躑躅。思為雙飛燕,銜泥巢君屋。

【譯文】

洛陽的東城門外。高高的城牆,從曲折綿長、鱗次櫛比的樓宇、房舍外繞過一圈,又回到原處。
四 野茫茫,轉眼又有秋風在大地上激蕩而起,空曠地方自下而上迴旋的風,猶如動地般的吹起,使往昔蔥綠的草野,霎時變得萋萋蒼蒼。轉眼一年又過去了”!在悵然 失意的心境中,就是聽那天地間的鳥囀蟲鳴,也會讓人苦悶。鷙鳥在風中苦澀地啼叫,蟋蟀也因寒秋降臨而傷心哀鳴。不但是人生,自然界的一切生命,不都感到了 時光流逝?與其處處自我約束,等到遲暮之際再悲鳴哀歎,何不早些滌除煩憂、放開情懷,去尋求生活的樂趣呢!那燕趙宛洛之地本來就有很多的佳人美女,美女豔麗其顏如玉般的潔白秀美。
穿著羅裳薄衣隨風飄逸拂動、儀態雍容端坐正錚錚地習練著箏商之曲。《音響一何悲》之曲因爲琴瑟之柱調得太緊促,那琴間竟似驟雨急風,聽來分外悲惋動人。
由於聽曲動心,不自覺地引起遐想、深思,反覆沈吟,體味曲中的涵義,手在弄著衣帶,無以自遣悵惘的心情,雙足為之躑躅不前,被佳人深沈的《音響一何悲》所感動。
心裡遙想著願與佳人成為『雙飛燕』,銜泥築巢永結愛侶的深情。


《驅車上東門》之十三

驅車上東門,遙望郭北墓。白楊何蕭蕭,松柏夾廣路。
下有陳死人,杳杳即長暮。潛寐黃泉下,千載永不寤。
浩浩陰陽移,年命如朝露。人生忽如寄,壽無金石固。
萬歲更相送,賢聖莫能度。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
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

【譯文】

驅車出了上東門,回頭遙望城北,看見邙山墓地。邙山墓地的白楊樹,長風搖蕩著楊枝、萬葉翻動的蕭蕭聲響,松柏樹長滿墓路的兩邊。
人死去就像墮入漫漫長夜,沈睡於黃泉之下,千年萬年,再也無法醒來。
春夏秋冬,流轉無窮,而人的一生,卻像早晨的露水,太陽一曬就消失了。人生好像旅客寄宿,匆匆一夜,就走出店門,一去不返。人的壽命,並不像金子石頭那樣堅牢,經不起多少跌撞。
歲去年來,更相替代,千載萬歲,往復不已;即便是聖人賢人,也無法超越,長生不老。
神仙是不死的,然而服藥求神仙,又常常被藥毒死,還不如喝點好酒,穿些好衣服,只圖眼前快活吧!


《去者日以疏》之十四

去者日以疏,生者日已親。出郭門直視,但見丘與墳。
古墓犁為田,松柏摧為薪。白楊多悲風,蕭蕭愁殺人!
思還故里閭,欲歸道無因。

【譯文】

死去的人歲月長了,印象不免由模糊而轉爲空虛、幻滅。新生下來的一輩,原來自己不熟悉他們,可經過一次次接觸,就會印象加深而更加親切。
走出郭門,看到遍野古墓,油然愴惻,萌起了生死存亡之痛。
他們的墓被平成耕地了,墓邊的松柏也被摧毀而化爲禾薪。白楊爲勁風所吹,發出蕭蕭的鳴聲猶如悲訴自我的哀痛,蕭蕭的哀鳴聲裡,肅殺的秋意愁煞了人們的心裡。
人生如寄,歲月消逝得如此迅速,長期旅客的遊子,怎不觸目驚心?只有及早返回故鄉,以期享受亂離中的骨肉團圓之樂。
想要歸返故里,尋找過去的親情,就是這個原因了。




《生年不滿百》之十五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
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茲?愚者愛惜費,但為後世嗤。
仙人王子喬,難可與等期。

【譯文】

人生只有短短的數十載歲月,卻常常懷著有千年的愁憂。及時行樂卻怨白晝短夜晚長,那為何不執火燭夜晚遊樂。
韶光易逝太匆匆行樂要即時,時不我予又怎可等到來年。愚笨的人錙銖必計吝嗇守財,逝世兩手空空被後人嗤笑。
世間那有像王子喬駕鶴升天,難以期待那種日子的到來。



《凜凜歲雲暮》之十六

凜凜歲雲暮,螻蛄夕鳴悲。涼風率已厲,遊子寒無衣。
錦衾遺洛浦,同袍與我違。獨宿累長夜,夢想見容輝。
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願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亮無晨風翼,焉能淩風飛?
眄睞以適意,引領遙相睎。徒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

【譯文】

寒冷的歲末,百蟲非死即藏,那螻蛄澈夜鳴叫而悲聲不斷。
冷風皆已吹得凜冽刺人,遙想那遊子羈旅外地而無寒衣。
結婚定情後不久,良人便經商求仕遠離家鄉。獨宿而長夜漫漫,夢想見到親愛的容顏。
夢中的夫君還是殷殷眷戀著往日的歡愛,夢中見到他依稀還是初來迎娶的樣子。
但願此後長遠過著歡樂的日子,生生世世攜手共渡此生。
好夢不長,良人歸來既沒有停留多久,更未在深閨中同自己親親一番,一刹那便失其所在。
只恨自己沒有鷙鳥一樣的雙翼,因此不能凌風飛去,飛到良人的身邊。
在無可奈何的心情中,只有伸長著頸子遠望寄意,聊以自慰。
只有依門而倚立,低徊而無所見,內心感傷,不禁垂淚而流滿雙頰了。



《孟冬寒氣至》之十七

孟冬寒氣至,北風何慘栗。愁多知夜長,仰觀眾星列。
三五明月滿,四五蟾兔缺。客從遠方來,遺我一書札。
上言長相思,下言久離別。置書懷袖中,三歲字不滅。
一心抱區區,懼君不識察。

【注釋】三五:農曆十五日。四五:農曆二十日。三歲:三年。滅:消失。區區:指相愛之情。

【語譯】

農曆十月,寒氣逼人,呼嘯的北風多麼凜冽。滿懷愁思,夜晚更覺漫長,擡頭仰望天上羅列的星星。
十五月圓,二十月缺。有客人從遠地來,帶給我一封信函。
信中先說他常常想念著我,後面又說已經分離很久了。把信收藏在懷袖裏,至今已過三年字跡仍不曾磨滅。
我一心一意愛著你,只怕你不懂得這一切。


《客從遠方來》之十八

客從遠方來,遺我一端綺。相去萬餘里,故人心尚爾。
文彩雙鴛鴦,裁為合歡被。著以長相思,緣以結不解。
以膠投漆中,誰能別離此?

【譯文】

客人風塵僕僕,從遠方送來了一端(二丈)織有文彩的素緞,並且鄭重其事地說,這是我夫君特意從遠方托他捎來的。它從萬里之外的夫君處捎來,這絲絲縷縷,該包含著夫君對我的無盡關切和惦念之情!
綺緞上面織有文彩的鴛鴦雙棲之形彩,夫君特意選擇彩織鴛鴦之綺送我。將它裁作棉被面,做條溫暖的合歡被。床被內須充實以絲棉,被緣邊要以絲縷綴。絲綿使我聯想到男女相思的綿長無盡,緣結暗示我夫妻之情永結同心。絲棉再長,終究有窮盡之時,緣結不解,終究有鬆散之日。
惟有膠之與漆,粘合固結,再難分離。那麽,就讓我與夫君像膠、漆一樣投合、固結吧,看誰還能將我們分隔!



《明月何皎皎》之十九

明月何皎皎,照我羅床幃。憂愁不能寐,攬衣起徘徊。
客行雖云樂,不如早旋歸。出戶獨彷徨,愁思當告誰!
引領還入房,淚下沾裳衣。

【譯文】

明月為何這般的皎潔光亮,照著羅製的床帳。在這個不眠之夜,月光惹動了思婦的愁腸。她攬衣而起,心事重重地在空房中徘徊。
自忖道:外面固然好,怎比得上家裏呢?在悵惘中,她打開房門走到外面,四下顧望,只見月光滿地,夜涼如水。滿懷愁緒向誰傾訴呢?她神色淒然地回到房裏,落下淚來。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誰推薦這篇文章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