梯托諾斯---丁尼生


森林會腐朽.森林腐朽而倒下
蒸汽把它的重負淚灑大地,
人來了,他耕田,然後躺在下面;
活過許多年,天鵝也要死去。
唯獨我,受到殘酷的永生熬煎,
而在你手臂環抱中慢慢枯萎。
在這兒.在世界安寧肅穆的邊緣
一個白髮蒼蒼的幻影,像個夢,
徬徨在東方永遠寂靜的太空,
在霧靄中,在晨曦微明的大廳。


嗚呼!這個灰色的幻影,他曾經
是一個人——如此俊美而榮耀,
你選中了他,使他豪邁的心裡
覺得自己純粹就是一個神!
我要求你:「請你給予我永生。」
你嫣然一笑應允了我的要求,
像富人隨手給予而毫不考慮
但強大的時序女神鐵面無情,
擊倒了我.把我毀壞、耗損,
儘管她們殺不死我,卻叫我
以殘廢之軀與永生的青春作伴,
永生的老朽在永生的青春身邊,
我成了一堆灰燼。你的愛情、
你的美怎能補償?儘管現在
我們頭上的銀星——你的指路星
照著你顫慄的眼睛在聽我說話時
淚光閃閃!讓我去吧,把你的
贈禮收回。為什麼一個凡人
想要偏離人類的一切夥伴,
想要跨越註定的終極的門檻?
那是人人留步的最合適之處!

輕風分開雲層,雲縫裡剎那間
閃現了我從中出生的黑暗世界。
又一次,那古老而神秘的微光
滑下你純潔無瑕的眉頭、肩頭
與胸口,那兒跳動著甦醒的心房
你的臉從朦朧中開始發紅,
甜甜的眼睛對著我漸漸發亮,
直到星星們黯然無光,忠於你的
野性的馬群渴望著為你駕車,
從它們散開的馬鬃上抖落暗影,
四蹄把晨曦敲擊成片片火花。

看哪,你永遠是這樣默默地
呈現出麗色;然後,沒有答覆我
就離去,只把淚珠留在我頰上。

為什麼你老是用淚珠使我驚恐?
使我害怕我在那黑暗的大地上
很久前聽到的諺語竟是事實:
「天神們不能收回自己的贈品。」

唉!唉!在那遙遠的往日
我曾以何等樣的心和眼晴
凝視你—— 如果我就是當年的凝視者——
看你光輝的輪廓漸漸顯現,
看你朦朧的捲髮燃起金光;
我追隨你神秘的變化,感覺到
漸漸燒紅你的豐采和門廊的
那股熱力,灼熱了我週身血液;
我躺著,嘴、額、眼皮如露水般濕潤,
承受著比四月蓓蕾還溫柔的吻,
我能聽見風吻我的芳唇悄悄地
低語著不知什麼——又野.又甜,
恰似當伊利昂城堡如霧方升,
我聽得阿波羅唱出的神奇歌聲。

但不要再把我長留在你的東方,
我們的天性怎能繼續相伴?
你玫瑰紅的暗影冷冷地浴著我,
冷冷的是你的星光,我枯皺的腳
踏著你微明的門檻發冷,當蒸汽
從那朦朧的田園上升,在那裡
住著有權利逝世的幸福的人們
和更幸福的荒冢裡的死者。
放我去吧,請把我還給大地。
你看見一切,你將看見我的墳;
你每天早晨都更新你的美麗,
而我,土中土,將忘卻這空闊的宮闕
和駕著銀色車輪迴歸的你。






丁尼生(Alfred Lord Tennyson  1809-1892),英國維多利亞時代最傑出的詩人之一,為詩開闊莊嚴、用詞確切、聲韻和諧。〈尤里西斯〉與〈悼念文〉為其代表作。享有桂冠詩人的美譽達42年之久。

丁尼生,1809年8月6日生於英國東海岸小村莊的牧師家,排行老四。丁尼生年少時即展現其詩歌才華,18歲就與其胞兄Charles共同發表其處女作 “Poems, chiefly Lyrical”,並在劍橋大學發行了他第一本詩集。他最著名的一篇 ---In Memoriam「追悼文」,於 1833年開始創作,但在 1850年前他都未真正完成。1853年定居在英國南海岸的懷特島上。當桂冠詩人 Laureate William Wordsworth (華茲華斯)死後,亞弗烈和其他的兩位就接替他的工作。 Prince Albert (亞伯特王子) 曾經讀過「追悼文」,其他由丁尼生男爵所寫的著名作品,例如:有關 Idylls of King' (亞瑟王的史詩) ---- 國王之歌,以及The Charge of Light Brigade (英烈傳)等,他均得以深深融入其中。1884年丁尼生接受男爵封號,於1892年10月6日與世長辭,並賜葬於西敏寺。

當19世紀20年代初,濟慈、雪萊和拜倫相繼英年早逝,英國浪漫主義詩歌由強轉弱,風勢漸衰。丁尼生卻是繼承了浪漫派詩人華茲華斯,拜倫和濟慈的傳統,同 時受到古希臘、羅馬文學的影響。他的詩題材廣泛,或取材於希臘、羅馬神話和中世紀的傳說,或取材於當代現實生活。他重視詩的形式的完美,詞藻綺麗,音調鏗 鏘,不過有些詩評家卻認為有時略嫌做作。

丁尼生的創作大致是屬英國現實主義時期文學(19世紀30年代-1918)。1837年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 1819-1901)登基。在她統治時期,英國一度取得世界貿易和工業的壟斷地位,科學、文化、藝術出現繁榮的局面。維多利亞時代英國詩歌表現出與浪漫主 義截然不同的詩風,詩人們不再沉湎於主觀感情的發洩,而是注重形式的典雅,對詩藝精益求精。浪漫主義時期的風格延續至此時期,包括口語話、對話式的現代語 言普遍應用,小說成為成就最高的文體,內容多為反映社會現象。詩歌的風格分為兩派,一是延續古典,例如丁尼生的詩風,另一是寫實風格,如伯朗寧以符合描述 的方式寫詩。

羅伯特·伯朗寧(Robert Browning, 1812-1889)早年從事過戲劇創作,後來專門寫戲劇獨白。戲劇獨白是一種通過主人公的自白或議論來抒發情感的無韻體詩。在《皮帕走過了》 (Pippa Passes)、《指環與書》(The Ring and the Book)等作品中,詩人帶上“面具”,進入戲劇人物內心世界,以其口吻娓娓而談,語言極為生動,說話者躍然紙上。阿爾弗雷德·丁尼生在他漫長的藝術生涯 中創作了大量的抒情詩、哲理詩和敍事詩,詩風凝重、典雅。丁尼生的劍橋摯友哈勒姆溺水而死,對他詩歌創作產生深遠影響。詩人在挽詩《悼念》(In Memoriam A. H. H)中表達了真切的傷感和悲痛,同時反映了對生活本質和人類命運的思索和憂慮,成為時代的心聲。

丁尼生晚年對英國社會風尚的敗壞日益感到失望和不滿,作品中流露出憤世嫉俗的心情。如1886年所作《六十年後的洛克斯利堂》,與他60年前所作的《洛克 斯利堂》適成對比。青年時他曾認為人類進步是必然的,此時則對此深感懷疑。他晚年最為著名的詩是1889年所作的《過沙洲》。詩人把預感死的來臨比喻為在 暮色蒼茫的退潮中駕小舟越過沙洲,以恬靜的心情面對他的領航人(上帝)。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