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家拳傳統訓誡

 
內家拳本意

      內家拳之為言者,求以柔勝剛之謂也。得其精妙,則雖赤手空拳,而無剛不摧。敵雖有大力,無不披靡。
      精研斯術,不僅為備非常,應急變,更以健身心,益壽年,為人生切身學問。日久神而之,則存乎其人也。 


勝強敵之道

      遇任何強悍狂妄之人,勿生怖心;心神沉著不亂,乃能舉動得當,氣定神全,於此即先勝了一著。
       於平時,便須時時靜觀默察;以參証原則,若能融會要訣,通解其義、則寡可勝眾,弱能制強。譬如泛舟於海,乘者雖多,惟司舵駕船者一人,已足司全船之定向。
     吾之技藝精詳,猶司舵者之操縱船隻,成竹在胸,一人足當眾乘客,此豈多寡數量上之比較。以寡勝眾,以弱制強之理,乃存乎此。

藝無止境

      我技雖佳,然必有勝我之人。高於我者,當以師禮爭之,取其所長,補吾所短,於是我藝益進,豈足為貶?傳之後進,吾道益宏。
      即或造 獨精,高出流俗,亦不能自滿。藝無止境,學問無涯,豈可自堵前程。 

柔靜為先

      習藝之時,必宜潛心體會,若憑蠻力,絕不得竅訣。而須心如垂楊,意隨流水,四肢輕靈,中節作主。若能如此,則能捕捉好機,剎那發勁,捷如閃電,雖四兩之力,亦可撥倒千斤o  

神氣滿佈

      人之能者,諺稱三頭六臂,然必須一心作主。若心有所偏,則此手動,則餘手皆弛。手多亦成無用,我如神氣佈滿全身,全身靈勁,毫無間隙,人發而不能制我,我發而即能制人,皆賴神氧滿注之功。  

流行勿斷

      氣與體中有陰陽,其動日陽,其靜日陰;內家拳雖專重氣之使用,然為無形物、無跡象可尋,實則存我體中。氣之即分陰陽,若養之不當,便生弛撓之憾。平常安坐時之心氣,漫漫然為鎮定無事之態。動時若神志外奪,損其平常鎮靜守養之氣,此末得藝也。
      昔日先輩教人,務先使養自己方寸之氣,使外物不能動其心。有此不拔之根基,則任何活動元氣充足,無缺損之虞,起居動靜;真氣沛然,至此方是真傳。  

身神統一

      設 眼前有某物,欲取之主意一起,手乃前出,是即意通於氣。故欲使用此物,叉須力焉,力之所出,乃氣之所集。氣之所通,亦力之所集。氣力非二物也。由意集氣使 力者,方得順遂稱心。若力先出,是便顛倒主奴,為害甚多。故吾平日,務當捨去其力,而煉其氣。只求氣之使用順遂得體,則任何人固有之力,得應其事而隨其量 而出焉。  

無我之心

     敵欲攻我,任其用何種進攻之勢與恐嚇,我心仍木然無所動,一若無與人爭勝者。其心既正大光明,其氣亦整暇不迫,從容得體,故恒占勝。  

不動心

      所謂不動心者,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糜鹿興於左而目不瞬之謂也。心有所守而不移,則真氣元塞全身,視白刃而不見,聞砲聲而不憾。外物勿撓,獨立不懼,以如斯之心膽,運用所學,若行所無事,大敵當前,亦不見怯返顧,斯真能不動心者也。
      平日多近白刃,使之熟稔無畏。並臥於中野,宿於深山,人跡罕至之地,潛居修練。其所成就,必能宏遠博大,豈流俗可比。
      近世之治術者,多以手足為藝,徒取眩目,無復精蘊,我儕當矯其弊,必求入於不動心之境,勿徒尚空義,方謂得術之奧義。  

有膽始有力

     武術以膽力為第一。無膽力即無克敵敞致果之心。恐怖既充於中,肢體便滯於外,為敵製造優勢焉。故膽力強者,恆操勝算。自來成例甚多,當宜練膽。  

沉著虛靜

      凡武術一道急者敗。誠能不動心,則敵之進攻,我靜以待之。若心急氣浮,則不但難以破敵,且反足致敗。身以機敏為第一,心以沉著為主。
      持此自修,雖不藉器械,而敵以武器攻襲,我亦心守沉靜而巧勝敵械,是皆沉著虛靜效也。  

養我靈覺

      凡眼耳之活動,根於心之發動,故觀物聽聲而心動,此人二常也。吾人乏遭遇危險,不能預知,故平時步行時,當注意前後左右,不可疏虞。蓋不幸受人狙擊,不特受害負傷。而多年之練習,悉付諸逝水矣。
      且應敵之時,因眼之活動,而勇氣自滿,動作亦速。敵人圖我之意,先巳了然於胸。察敵眼光之注視,與吾身相觸之靈覺,敵方意向,我無不知,我得而從之制之矣!  

威喝應用

      發聲則氣能專一,力自舒透,而聲必起自丹田,動作得勢,是因氣之曼相應,勇氣自增,而敵氣倍餒矣。
      然發聲若不得體,任意喧曄,既損禮體,並傷我威,反招「善叫貓兒,不善捕鼠」之譏。不如保持靜寧心氣,至為重要。  

殘敵之心

     若無殘敵之心,一不能敵眾,二不能了事。諺謂:交手不留情,留情便失手。
      殘敵心者,敵敗後,切莫不可以假之以還手之機。著須一心注視敵人,不令其有任何生動作。如若我為敵所敗,際此瞬間,即須振作監視故心中另一意念,俾採應敵之道。此間皆不容髮,防護週全,不得疏虞。  

多求練歷

      修習武技,當求練歷,故對練之事為習武要事。切勿自以為技術末精而氣餒。務於對練鍛煉技巧,嫻熟技巧,領會要訣,與固定養氣定心各耍則,如此身體力行,學會破敵工夫,而後百戰不殆。
      對練時,如心存懼畏,便已輸了七分。往往見技術過人者,竟意外大負,是必心中懷懼故也,過後方悔敵技平常,已無及矣。
      故對練時,不宜輕敵,但亦不妨放膽引敵。一著未善,即當變化,力求得勢,自信力自能油然而生,恐懼便消,藉此努力修練,不厭不倦,練歷既多,境界自高。  

練武者之惡德

      夫治學者,專心致志,神不外鶩,惟教誨之是遵,造必可致遠。武藝亦學問之一端。若自恃體之強壯,臂力之方剛,或恃藝之初成,而夷視一切者,真木偶之猙獰,無復竿頭之日進。蓋武技要求,不再有一頎昂之身軀,血氣之勇。此皆未經琢磨之粗胚下料,無足傲視。
   故任性與自滿,乃器淺之易盈耳。     

注重對練

      一、當求與多數人對練,廣得經驗。若拒與新人對練,最阻進步。
      二、勿挑選對手。好挑選對手者,必自是而輕人,若遇是輩,先觀其破綻而敗之,彼屢次被破,最後必示好意相與,可成拳友矣。
      三、對於較弱於己者,勿視為無益於己,而敷衍從事,此種根性至劣。故對後進,必當親切叮嚀,教導不倦,是亦樂事也。
      四、遇他人之對練,宜靜觀其得失,取其所長:矯其所矩。善奕者不必自奕,閱其勝敗機微,得矣!
      五、自己與人較試,宜以禮待之,勿舉動輕慢,若為人所負,切不可存報復之心,蓋勝負乃常事,惟致力於學,乃可收之桑隅耳。  

料敵之法

      夫敵有陰敵陽敵二種, 其形狀不易判別。外觀似弱,或為勁敵,外觀極盛而或為易與。內冢拳法,常使一身鎮靜而變化無方。存心料敵,雖不能燭照計數,亦可臨時察言辨色得之。敵顏色 赤,則性氣向上,性氣外發,心必急,已失勝利之機。顏色青白者,心必怯,怯則身體震顫,方法不能活用,故吾與人較勝,宜不怯不急。  

心壯魄強

      心魂即吾人之精神力之 謂也。為人心之基,有強有弱。有精力者有氣勢,見敵而起制勝之心,則勢滿矣。此為心魄之作用。由心生膽,由旭生力。力以身體為基礎,身體虛弱,雖有此心, 亦屬白運心魂,無效也。身體強壯,方能不為物動,基礎方立,故練身亦是要事。有心,有體,即當習氣。呼吸皆自心中所起,切勿使氣息閉止。若氣息閉止,便不 持久。故求運氣調息,而後心自靜,魄自堅,強毅之本立矣!  

機智勝臂力

      力有時而窮,巧有時不濟,一智可以勝千軍。
      觀之征南事略:王征南,夜出偵事,為守兵所獲,繫之廊柱,數十人飲酒圍守,征南拾碎磁,偷割其縛,然後急望懷中探銀,望空而擲,眾兵力爭攫取,得自逸出。
      又:歲暮獨行,遇營兵七八人拉伕役,為之負重,征南苦辭求免,不聽,乃至橋上,隨棄所負,營兵拔刀捕之,征南手搏,營兵仆地,鏗然刀墜,如是者數人,乃取其刀投之井中,營兵乃索鞭出刀,而去遠矣!
      此乃以智成就事,安度窘境,豈獨賴拳勇技擊乎!  

破勢收勢

      內家決無先動手打人之理,如對方一出手,即是「破勢」,我得有隙可乘,是所謂:「隙開勁莫遲」也。但須明虛實,不貪不求,方是高手。如敵不破勢,可以用引,用引之要,在引出敵隙,非露己隙與人也。且當引透,皆不可不知。
      收勢須能一發即有一收,方能力之可生生不竭也。不可舊力已失,新力末生,即強作妄為,則成強弩之末,雖銳無用。我能蓄勢常新,新力不斷,此須於平日練拳時練成,此開合也,不可不知。  

取敵要妙

     取敵之道,在乎敵身, 不在乎我。敵弱于我,拿而制之。敵強干我,逕取其穴。敵合于我勁,提而放之。敵力道多變,我當制機之宜。大凡高來低取,低來高取,尚嫌太疏,隨來隨取,因 敵施為,力是識症設治之良醫,馴伏劣馬之能手。法尚乾淨俐落,忌乎拖泥帶水,道道地地,純在人身上做功夫,我有上不可有絲毫擺設也,否則,技藝總不高。  

練氣歸根

      技擊之道,有形態之強 非真強,此蓋氣散於外,未能歸藏故也。無形態上之強而堪以為強者,乃是真強,蓋已練氣歸根者,不見形態之壯,不見顏色之威,氣不鶩,心不驚,但見柔弱,此 得內家之正。斷人功夫高下,可以望而知之,蓋不在其形,而在其氣,此亦在己之學之精深也.俗人求於皮相,俗人無學或淺學也。古來精於此道者,以練氣為根 本,此內家正傳正學也。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