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鬱頌---濟慈

1
哦,不.不要去那忘川,也不要榨擠附子草
深扎土中的根莖,那可是一杯毒酒,
也不要讓地獄女王紅玉色的葡萄——
龍葵的一吻印上你蒼白的額頭;
不要用水松果殼串成你的念珠,
也別讓那甲蟲,和垂死的飛蛾
充作靈魂的化身,也別讓陰險的
夜梟相陪伴.待悲哀之隱秘透露;
因為陰影疊加只會更加困厄,
苦悶的靈魂永無清醒的一天。


2
當憂鬱的情緒驟然間降下,
彷彿來自天空的悲泣的雲團,
滋潤著垂頭喪氣的小花,
四月的白霧籠罩著青山,
將你的哀愁滋養於早晨的玫瑰,
波光粼粼的海面虹霓.
或者是花團錦簇的牡丹叢;
或者,倘若你的戀人對你怨懟,
切莫爭辯,只須將她的柔手執起,
深深地,深深地啜飲她美眸的清純。

3
她與美共居一處—一美呀,有著必死的劫數,
還有歡樂,總是將手指放在唇間,隨時
準備飛吻道別;毗鄰的還有痛楚的愉悅,
只要蜜蜂來吮吸.它就變成毒汁。
哦.在快樂居住的殿堂裡面,
隱匿的憂鬱有一至尊的偶像,
儘管唯有咀嚼過歡樂之酸果,
味覺靈敏的人方才有緣看見,
靈魂一旦觸及她悲傷的力量,
立即束手就擒.在白雲紀碑上懸浮。






約翰•濟慈(後稱濟慈)
在僅僅二十五年短暫的生命中,創作成就非凡(雪萊甚至認為濟慈可能超越自己在文壇的地位),許多評論家認為是因為他的天才秉賦成就出他的詩篇,但也因他從小處境、生活曲折、身體孱弱,促使他對人生的深刻體認。
濟 慈的首部詩集出現於1817年,由杭特為其出版,雖然杭特前前後後為濟慈出版、發表作品,針對他作品的評論總是渾沌不清的草草帶過。濟慈的〈隱地米恩〉 (Endymion)一首受雪萊鼓勵並挑戰而創作的長詩受到注目。這首詩被當時大多數的詩評批評的體無完膚,但濟慈並不因此而感到挫折,相反的他更加積極 寫作。他的作品在認識芬妮•布朗(Fanny Brawn)後而越見成熟。濟慈大量寫作頌歌抒發追求芬妮時的憂鬱、苦悶,因此他最為人知的作品,如〈聖愛格尼斯節前夕〉(Eve of St. Agnes)便因這段戀曲而生。
也許是為了與芬妮結婚卻苦於經濟拮据,濟慈大量的創作,觸角延伸至劇本寫作。然而,於1818年送走因肺癆過 世的小弟湯馬斯之後,他日漸衰弱的身軀讓他因孱弱不堪的病軀而確認了病因。直至1820年,孱弱不堪的病軀確認他的病因。1821年,濟慈向芬妮與故鄉的 朋友告別,前往羅馬休息養病,四個多月過後濟慈病逝,享年短短二十五歲三個月零八天。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全站熱搜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