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賀 詩選


    少年樂


芳草落花如錦地,二十長游醉鄉裡。
紅纓不動白馬驕,垂柳金絲香拂水。
吳娥未笑花不開,綠鬢聳墮蘭雲起。
陸郎倚醉牽羅袂,奪得寶釵金翡翠。

    南園


方領蕙帶折角巾,杜若已老蘭苕春。
南山削秀藍玉合,小雨歸去飛涼雲。
熟杏暖香梨葉老,草梢竹柵鎖池痕。
鄭公鄉老開酒樽,坐泛楚奏吟招魂。


  草梢﹕一作草蒲。池痕﹕一作池根。


 



假龍吟歌


石軋銅杯,吟詠枯瘁。
蒼鷹擺血,白鳳下肺。
桂子自落,雲弄車蓋。
木死沙崩惡溪島,阿母得仙今不老。
窞中跳汰截清涎,隈壖臥水埋金爪。
崖蹬蒼苔吊石發,江君掩帳篔簹折。
蓮花去國一千年,雨後聞腥猶帶鐵。


  蒼鷹﹕一作蒼鸞。蒼苔﹕一作蒼蒼。


 



感諷六首


人閒春蕩蕩,帳暖香揚揚。
飛光染幽紅,夸嬌來洞房。
舞席泥金蛇,桐竹羅花床。
眼逐春瞑醉,粉隨淚色黃。
王子下馬來,曲沼鳴鴛鴦。
焉知腸車轉,一夕巡九方。


苦風吹朔寒,沙驚秦木折。
舞影逐空天,畫鼓余清節。
蜀書秋信斷,黑水朝波咽。
嬌魂從回風,死處懸鄉月。


雜雜胡馬塵,森森邊士戟。
天教胡馬戰,曉雲皆血色。
婦人攜漢卒,箭箙囊巾幗。
不慚金印重,踉鏘腰鞬力。
恂恂鄉門老,昨夜試鋒鏑。
走馬遣書勛,誰能分粉墨?


青門放彈去,馬色連空郊。
何年帝家物,玉裝鞍上搖。
去去走犬歸,來來坐烹羔。
千金不了饌,貉肉稱盤臊。
試問誰家子,乃老能佩刀。
西山白蓋下,賢俊寒蕭蕭。


  乃老﹕一作乃雲。


曉菊泫寒露,似悲團扇風。
秋涼經漢殿,班子泣衰紅。
本無辭輦意,豈見入空宮。
腰衱佩珠斷,灰蝶生陰松。


  泫﹕一作泣。


蝶飛紅粉台,柳掃吹笙道。
十日懸戶庭,九秋無衰草。
調歌送風轉,杯池白魚小。
水宴截香腴,菱科映青罩。
蘴蒙梨花滿,春昏弄長嘯。
惟愁苦花落,不悟世衰到。
撫舊惟銷魂,南山坐悲峭。


  衰草﹕一作素草。蘴蒙﹕一作蘴茸。
  長嘯﹕一作長笑。悲峭﹕一作悲嘯。


 




莫愁曲


草生龍陂下,鴉噪城堞頭。
何人此城裡?城角栽石榴。
青絲系五馬,黃金絡雙牛。
白魚駕蓮船,夜作十里游。
歸來無人識,暗上沉香樓。
羅床倚瑤瑟,殘月傾簾鉤。
今日槿花落,明朝桐樹秋。
若負平生意,何名作莫愁?



夜來樂


紅羅複帳金流蘇,華燈九枝懸鯉魚。
麗人映月開銅鋪,春水滴酒猩猩沽。
價重一篋香十株,赤金瓜子兼雜麩。
五色絲封青玉鳧,阿侯此笑千萬余。
南軒漢轉簾影疏,桐林啞啞挾子烏。
劍崖鞭節青石珠,白騧吹湍凝霜須。
漏長送佩承明廬,倡樓嵯峨明月孤。
續客下馬故客去,綠蟬秀黛重拂梳。


  續客﹕一作新客。秀黛﹕一作粉黛。


 



嘲雪


昨日發蔥嶺,今朝下蘭渚。
喜從千里來,亂笑含春語。
龍沙濕漢旗,鳳扇迎秦素。
久別遼城鶴,毛衣已應故。


  春語﹕一作春雨。


 


 


春懷引


芳蹊密影成花洞,柳結濃煙花帶重。
蟾蜍碾玉掛明弓,捍拔裝金打仙鳳。
寶枕垂雲選春夢,鈿合碧寒龍腦凍。
阿侯系錦覓周郎,憑仗東風好相送。


  濃煙﹕一作濃陰。花帶重﹕一作香帶重。




    白虎行


火烏日暗崩騰雲,秦皇虎視蒼生群。
燒書滅國無暇日,鑄劍佩玦惟將軍。
玉壇設醮思沖天,一世二世當萬年。
燒丹未得不死藥,拿舟海上尋神仙。
鯨魚張鬣海波沸,耕人半作徵人鬼。
雄豪猛焰烈燒空,無人為決天河水。
誰最苦兮誰最苦?報人義士深相許。
漸離擊築荊卿歌,荊卿把酒燕丹語。
劍如霜兮膽如鐵,出燕城兮望秦月。
天授秦封祚未終,袞龍衣點荊卿血。
朱旗卓地白虎死,漢皇知是真天子。


  惟﹕一作呼。猛焰烈燒空﹕一作氣猛如焰煙。
  未終﹕一作未移。卓地﹕一作卓立。知﹕一作卻。




    有所思


去年陌上歌離曲,今日君書遠游蜀。
簾外花開二月風,台前淚滴千行竹。
琴心與妾腸,此夜斷還續。
想君白馬懸雕弓,世間何處無春風?
君心未肯鎮如石,妾顏不久如花紅。
夜殘高碧橫長河,河上無梁空白波。
西風未起悲龍梭,年年織素攢雙蛾。
江山迢遞無休絕,淚眼看燈乍明滅。
自從孤館深鎖窗,桂花幾度圓還缺。
鴉鴉向曉鳴森木,風過池塘響叢玉。
白日蕭條夢不成,橋南更問仙人卜。


  橋南﹕一作城南。


 


 


嘲少年


青驄馬肥金鞍光,龍腦如縷羅衫香。
美人狹坐飛瓊觴,貧人喚雲天上郎。
別起高樓臨碧筱,絲曳紅鱗出深沼。
有時半醉百花前,背把金丸落飛鳥。
自說生來未為客,一身美妾過三百。
豈知斸地種田家,官稅頻催沒人織。
長金積玉夸豪毅,每揖閒人多意氣。
生來不讀半行書,只把黃金買身貴。
少年安得長少年?海波尚變為桑田。
榮枯遞轉急如箭,天公豈肯於公偏。
莫道韶華鎮長在,發白面皺專相待。


  狹坐﹕一作狎坐,一作挾坐。豈肯﹕一作不肯。




    高平縣東私路


侵侵槲葉相,木花滯寒雨。
今夕山上秋,永謝無人處。
石溪遠荒澀,棠實懸辛苦。
古者( 一作道) 定幽尋,呼君作私路。


  古者﹕一作古道。




    神仙曲


碧峰海面藏靈書,上帝揀作神仙居。
清明笑語聞空虛,斗乘巨浪騎鯨魚。
春羅書字邀王母,共宴紅樓最深處。
鶴羽沖風過海遲,不如卻使青龍去。
猶疑王母不相許,垂霧妖鬟更傳語。


  神仙﹕一作仙人。清明﹕一作晴時。書字﹕一作剪字。
  妖鬟﹕一作娃鬟。傳語﹕一作轉語。


 


   


龍夜吟


鬈發胡兒眼晴綠,高樓夜靜吹橫竹。
一聲似向天上來,月下美人望鄉哭。
直排七點星藏指,暗合清風調宮徵。
蜀道秋深雲滿林,湘江半夜龍驚起。
玉堂美人邊塞情,碧窗皓月愁中聽。
寒砧能搗百尺練,粉淚凝珠滴紅線。
胡兒莫作隴頭吟,隔窗暗結愁人心。



 


   


昆侖使者


昆侖使者無消息,茂陵煙樹生愁色。
金盤玉露自淋灕,元氣茫茫收不得。
麒麟背上石文裂, 龍鱗下紅枝折。
何處偏傷萬國心?中天夜久高明月。




    漢唐姬飲酒歌


御服沾霜露,天衢長蓁棘。
金隱秋塵姿,無人為帶飾。
玉堂歌聲寢,芳林煙樹隔。
雲陽台上歌,鬼哭複何益?
仗劍明秋水,凶威屢脅逼。
強梟噬母心,奔厲索人魄。
相看兩相泣,淚下如波激。
寧用清酒為?欲作黃泉客。
不說玉山頹,且無飲中色。
勉從天帝訴,天上寡沉厄。
無處張穗帷,如何望松柏?
妾身晝團團,君魂夜寂寂。
蛾眉自覺長,頸粉誰憐白。
矜持昭陽意,不肯看南陌。


  仗劍明秋水,凶威屢脅逼﹕一作鐵劍常光光,至凶威屢逼。
  黃泉客﹕一作黃泉隔。張穗帷﹕一作覓穗帷。




    聽穎師琴歌


別浦雲歸桂花渚,蜀國弦中雙鳳語。
芙蓉葉落秋鸞離,越王夜起游天姥。
暗佩清臣敲水玉,渡海蛾眉牽白鹿。
誰看挾劍赴長橋,誰看浸發題春竹。
竺僧前立當吾門,梵宮真相眉稜尊。
古琴大軫長八尺,嶧陽老樹非桐孫。
涼館聞弦驚病客,藥囊暫別龍須席。
請歌直請卿相歌,奉禮官卑複何益。


  牽白鹿﹕一作乘白鹿。直請﹕一作當請。




    謠俗


上林蝴蝶小,試伴漢家君。
飛向南城去,誤落石榴裙。
脈脈花滿樹,翾翾燕繞雲。
出門不識路,羞問陌頭人。


  漢家君﹕一作漢家春。  

 


    靜女春曙曲


嫩蝶憐芳抱新蕊,泣露枝枝滴夭淚。
粉窗香咽頹曉雲,錦堆花密藏春睡。
戀屏孔雀搖金尾,鶯舌分明呼婢子。
冰洞寒龍半匣水,一雙商鸞逐煙起。





李賀,字長吉,祖籍隴西﹐自稱“隴西長吉”。唐宗室鄭王的後裔。父親李晉肅,曾在邊塞 上當遢小官,但很早便去世。李賀名義上是出身貴族,美其名是皇孫,實際早已門庭破落。李賀的少年時代大抵都是在洛陽附近的昌谷老家度過,十七歲時,他辭家 出外,漫遊趙地,希望能夠有所收穫,三年後,返回洛陽。回到洛陽後,大文豪韓愈和洛陽名士皇甫湜登門拜訪。在他們贊助下,李賀滿炁希望赴長安應進士舉。李 賀父名晉肅﹐晉、進同音,與李賀爭名的人,就說他應避父諱不舉進士,儘管韓愈親自作《諱辨》替他公開辯護,但李賀還是不得登第。
其後,李賀居 留長安,因為生活所需,當了一名奉禮郎的卑微小官。在這一段時期,詩人的詩歌才華受到廣泛稱譽。他寫的數十首新樂府流播管絃,傾動都下,王孫 公子們都爭相邀請他參加宴會。他鬉赫的詩名,未能使他在仕途上有所發展,只能使他在貴族們的筵宴上作一名助興的陪客。在長安過了三年後,李賀辭官東歸。
在故鄉昌谷,李賀過著隱居的生活。他曾經娶妻,但夫人先他病逝,沒有留下子嗣。據說李賀寫的詩是在與朋友出遊時創作的。李賀命小奴騎驢相隨,背一 破錦囊。 他得有詩句,即寫投囊中,歸家後足成完篇。母鄭夫人常說“是兒要當嘔出心乃已爾”。至潞州依附張徹一段時期。一生體弱多病﹐二十七歲逝世。死前留下親自熘 定的詩歌二百三十三首,分為四編﹐授其友沈子明。死後十五年﹐沈子明囑杜牧寫了序。
李賀詩的藝術特色﹐是想象力非常豐富奇特﹐慘澹經營﹐句鍛字煉﹐色彩瑰麗。
他的詩,大約可分為四類,神怪詩、諷諭詩、抒情詩及 詠物詩等。 神怪詩以描寫鬼神怪異為題,宋人錢易﹑宋祁等因此稱李賀為鬼才;諷諭詩則諷刺黑暗政治和不良社會現象;抒情詩大多是抒發他自己仕途上失意的苦惱。詠物詩則寫他自己的思想感情。
李賀死時二十七歲,但其作品內容之深遂,種類之繁多,可成唐詩中一位大宗師,其詩內容多涉及鬼神怪異,被稱詩鬼。







  李賀,字長吉(公元790年——816年),唐代福昌(今河南宜陽)人,英年早逝,但留下了『黑雲壓城城欲摧』,『雄雞一聲天下白』,『天若有情天亦老』等千古佳句。


  李賀20歲那 年,到京城長安參加進士考試。因他父親名為晉肅,與進士同音,就以冒犯父名取消他的考試資格。後由於他的文學名氣很高,擔任了一名奉禮郎的卑微小官,留在 京城。在這段時間內,他的詩歌纔華受到廣泛的稱譽,王孫公子們爭相邀請他參加宴會,作詩助興,但沒有幫助他在仕途上昇遷。李賀本來胸懷大志,性情傲岸,如 今作了這樣一個形同僕役的小官,感到十分屈辱,就稱病辭去官職,回福昌老家過上隱居的生活。


  回到故鄉以後,李賀把全部的心血都傾注在詩歌創作上。他經常騎著一頭跛腳的驢子,背著一個破舊的錦襄,出外尋找靈感。他的詩作想象極為豐富,經常應用神話傳說來托古寓今,所以後人常稱他為『鬼纔』,創作的詩文為『鬼仙之辭』。


  長期的抑郁感傷,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貧寒家境的困擾,使得這顆唐代詩壇上閃著奇光異彩的新星,於公元816年過早地殞落了,年僅27歲。他的 詩被後世廣為流傳,『黑雲壓城城欲摧』、『雄雞一聲天下白』、『天若有情天亦老』等千古佳句至今傳誦不已,成為唐代詩苑中的一株奇葩。






【新】讀書人 's 靜心居 & 高爾夫人生(PIXNET本站)










drhung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